2020-03-26 11:00:07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贾元熙
核心提示:文章称,面对疫情,反全球化者并没有最佳解决方案,大流行病最终需要某种形式的全球治理。

对民族国家的回归在欧洲尤其明显,因为欧盟成立的初衷就是为最大限度地超越国家。当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向全国发表紧急状态讲话时,她只字未提欧盟。原来已基本消失的边境管控——例如法国与德国之间的边境管控——突然恢复了。对企业和失业工人的财政援助主要来自欧洲国家,而不是欧盟。波兰、意大利和西班牙的知名政治家批评欧盟未能兑现团结一致的承诺。

此次疫情在美国与中国之间引发的对抗更为明显。美国总统特朗普采取了污名化中国和推卸责任的策略。

此次疫情还助长了特朗普政府中一些官员的声势,他们一直希望打破国际供应链,使就业岗位回流美国。白宫的贸易保护主义拥趸彼得·纳瓦罗认为,此次疫情表明,“在全球公共卫生紧急状态下,美国只能依靠自己”。的确,美国不太可能再让自己陷入97%的抗生素都从中国进口这样的处境。

受此次疫情驱动的反全球化趋势最初将来自保护主义者和国家安全鹰派,但在与此次危机爆发前就已出现的趋势结合后,它将积蓄力量。在左翼阵营,环保运动不仅让航空旅行背负了恶名,还号召以本土化击败全球化。在右翼阵营,要求筑墙阻挡难民和非法移民的呼声越来越高。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