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0 15:58:55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闫齐
核心提示:美国塔夫茨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李晟尹说:“儒家强调尊重权威、社会稳定以及国家利益高于个人主义,这在国家陷入危机的时候是一个改善因素。”

现任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教授的福田说:“保持社交距离措施的范围如此之广是前所未有的。”

在韩国,新冠病毒主要大邱市一个秘密宗教组织成员之中传播,该宗教有一个全国性的追随者网络。文在寅政府的最初举措旨在确认、包围和测试大邱的新天地教会的大约1万名成员——不管他们是否出现了症状。

卫生官员说,韩国每天可以进行超过1.5万个检测,一个由1200名医疗专家组成的小组能够在6小时内诊断出病人。

但首尔的行事风格同样依赖于社会规范。韩国在很大程度上可以指望公民听从政府的建议,戴上口罩,待在室内,避免大规模聚集。

这个国家的集体认同改变了日常生活。本月的电影票销量同比暴跌了约85%。办公楼人员稀少,增加了热摄像头。今年3月初,由于地方官员发起了旨在减少传染的“暂停”运动,首尔公交和地铁乘客数量锐减三分之一,而食物供应,甚至是刨冰甜点的供应,都急剧增加。

韩国卫生部副部长金刚立最近建议其他国家应该效仿韩国政府的检测和运用高科技的做法。他还盛赞许多公民“自愿参与了应对新冠病毒的行动”。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