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18 14:32:43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王恩泰
核心提示:人们把零售、金融服务、生物技术、法律、编程或视听领域创造的大量就业机会视为理所当然。而一旦有一家造船厂关闭,可能就会有人说全球化失败。

【延伸阅读】加拿大学者文章:疫情证明民族主义让世界变得更糟

参考消息网3月17日报道 加拿大国际管理改革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凯文·卡迈克尔11日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网站发表文章称,特朗普时代的新型冠状病毒证明,对世界而言,民族主义比全球主义更糟。文章编译如下: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全球经济形成巨大冲击。9日的股市暴跌堪比2008年金融危机的至暗时刻。美国债券收益率已接近于零,为有史以来最低。这种情况本可以避免,至少不必发展到这种地步。历史表明,如果世界主要国家的政府同心协力,完全可以避免这种恐慌。但它们没有展示这种力量,这说明,在过去5年里,各国向内转导致冠状病毒危机变得更糟。随着病毒蔓延,政客们为了保护自己的地盘才开始全力应对,他们言辞间透露着种族主义论调。

大国争斗多于合作

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不久前警告说:“全球存在显而易见的信任危机,原因之一是对国家和全球领导者丧失信心。这反映在公众恐慌和金融市场巨震上。”

陆克文、奥巴马和其他特朗普之前、英国脱欧之前的全球主义者,显然与他们国家实际正在发生的一切脱节。但至少他们曾经找到了应对全球衰退的办法:几十个国家的领导人一起开会,承诺采取必要行动,并以实际行动支持这些承诺。这可以激发信心,安抚市场。这些领导人之所以能够成功,是因为他们通常致力于和睦相处。

相比之下,现在的大国把时间多用于争斗,而不是和睦相处。在过去4年里,所谓自由世界的领袖一直用进口关税和关税威胁骚扰加拿大、墨西哥、日本和欧盟等盟友。唐纳德·特朗普还考虑过退出北约,而且他的确退出了被大多数国家视为头等大事之一的《巴黎协定》。

这些只是特朗普对国际合作的攻击。英国和欧洲在脱欧问题上纠缠了多年,现在它们正为贸易协议条款争吵。西方国家采取的破坏世界经济的行动,远多于修复世界经济的行动。

金融危机教训深刻

当新冠病毒传播到意大利时,世界领导人本该清楚地意识到,他们正面临一场国际威胁,就像2008年一样,当时纽约和伦敦的银行破产,导致各行各业生计受损。金融危机的一个教训是,没有哪个国家大到足以控制现代经济。早期的脱节反应为大衰退创造了条件。直到各国开始合作后,这场惨剧才停止。

当年,加拿大财政部长保罗·马丁和美国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创立了二十国集团(G20),为更积极的合作播下了种子。G20的其他成员还包括,德国等老牌强国、中国等新兴大国以及澳大利亚等中等强国。创立者们意识到西方已经无法独自应对日益复杂的世界。

如果说大多数人对G20都多多少少有所了解的话,那是因为人们听说过该组织如何阻止“大衰退”进一步恶化的故事。它举办了两次峰会,与会者在会上承诺提供约5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那是全球主义者的一个高光时刻,尽管也是全球化的低谷。领导者们向外看,在央行和财政部精明能干的技术官僚的支持下,合作寻找摆脱危机的出路。

几乎可以肯定,随着数千亿美元的经济活动被抹去,新冠疫情的蔓延将扭转美国的长期就业趋势。最好的情况是,中国基本控制住了疫情,随着受影响的地区恢复运转,世界经济恢复正常。即便如此,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本月2日还是宣布将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下调至2.4%,为金融危机以来最低。在最坏的情况下,疫情在多国蔓延,可能导致全球经济增速降至1.5%。

信誉丧失信心难回

OECD首席经济学家呼吁G20携手合作,但该组织的一些成员正在努力让事情变得更糟。今年的G20主席国沙特和同为G20成员的俄罗斯在全球石油市场发起价格战,由此引发油价暴跌。

即使世界大国举行峰会,信誉的丧失也意味着它们遏制危机的能力有限。规模较小的七国集团不久前表示,其成员国将使用一切“适当的政策工具”维持经济增长,但实际上并未采取任何措施——因此股市在9日出现暴跌。即使美联储紧急降息也不足以恢复信心。

德国安联保险公司首席经济顾问穆罕默德·埃里安在英国《金融时报》上撰文说,“人们不再相信各国央行有能力抑制金融动荡”,各国政府必须带头应对这场危机,因为降息无法消除隔阂。

陆克文是这样说的:“只有当公众和市场看到各国政府同时挺身而出,全球信心才有可能恢复。”

在全世界传播的疫情证明,民族主义没有让世界变得更好,或许反而变得更坏。

(2020-03-17 16:43:00)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