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17 16:28:19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王恩泰
核心提示:在中国,有一种明显的“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道德观。与这种精神保持一致的是,在每一次为遏制病毒扩散而采取的行动中,每个人似乎都得到了同等对待。

【延伸阅读】纽约时报:中国为西方赢得时间,西方却浪费了它

参考消息网3月16日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4日发表伊恩·约翰逊的文章称,中国为西方赢得抗疫时间,西方却浪费了它。文章编译如下:

大约两周前,我走下从北京飞往伦敦的航班后,知道自己必须做什么:马上自我隔离。

我住在中国,那里自1月下旬起开始实行的大规模防疫措施让所有居民——甚至包括那些远离疫情中心武汉的居民——明白,他们都在面对一场全球卫生危机。我在北京的登机过程是针对这场危机的最后提醒:需要经过两次体温检测,填写一份电子版的健康声明,并在声明中提供一个电子邮件地址和两个联系电话。

但当飞机快要到达伦敦时,我开始有了一种幻梦般的感觉。航空公司发给乘客一张廉价打印的纸张,上面只建议我们在感到不适时联系国民保健署。落地之后,没有人对入境者进行体温监测,旅客也无需填写健康声明,这意味着如果乘客中有人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的话,英国官员将无法追踪我们。我们只是走下飞机,摘下口罩,然后消失在城市之中。

那之后的几天里,欧洲和美国都受到了新冠病毒在它们那里迅速蔓延的震动。11日,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宣布了所有人都早已知道的情况:疫情已进入全球大流行。也许当你读到这篇文章时,健康检查和申报终于在伦敦等地的机场成为强制性的。

但这并不能改变这样一个事实:在过去几周里,美国和欧洲大部分地区对新冠疫情暴发的态度,如果不是完全消极,也是异乎寻常的被动,换句话说,这些地方的政府让遏制病毒传播的最佳时机擦肩而过。中国不得不应对的是一场极其糟糕的、突如其来的意外,而西方政府得到通知已经好几周了。

外人似乎想把中国的经历看作其独有的。我想这其中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自我安慰的想法就是,中国那么遥远,那里的流行病肯定不会那么广、那么快地传到这里。不过,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中国以外的人——尤其是西方国家的人,对中国抱有成见,这让他们低估了中国的做法给他们的国家带来的潜在价值和意义。

当中国在今年1月采取严厉的隔离措施时,一些主流外国媒体不只批评这些措施过头了,它们还将采取这种做法描述为“彻头彻尾的倒退”,或者根本毫无意义。中国的确因为在一周多时间里建了两家医院而得到赞扬,但就连对这一壮举的惊叹里也夹杂着其他情绪。当中国政府设立隔离场所收容被感染者,以防他们将病毒传给家人时,这种做法依然没有得到认同。

在谴责中国早期的做法之前,请记住当时还没有关于新冠病毒导致任何死亡的报告。拿美国目前的情况与之作对比:尽管信息自由流动已经好几周,人们看到了中国数千人死亡的现实证据,但美国仍有一些政治派别——包括白宫里的某些人——以淡化风险为目的在推动一场虚假宣传运动。

如果你觉得批评特朗普总统太容易了,请想想我在伦敦机场的经历吧。一些国家已在改口,试图为以前无所谓的态度作辩护,但这已经错过了几周的时间。

有些人把注意力集中在中国为何未能在初期阻止疫情暴发这一问题上,但他们同时却忽视了中国的有效做法:在机场监测体温、保持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或为所有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提供免费医疗服务。

好几周来,太多国家对疫情的发展无动于衷。有些政府因缺乏政治意愿而犹豫不决,有些则似乎又成为偏见的牺牲品,认为中国的经历不可能与我们有关,更不可能提供任何经验。

(2020-03-16 14:15:31)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