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05 16:16:32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闫齐
核心提示:文章称,高墙阻止不了疫情或任何全球威胁。现在面临考验的是人们是否有合作的意愿。

【延伸阅读】美媒:疫情或使全球化遭遇更多阻力

参考消息网2月28日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25日发表文章称,新冠病毒疫情令本已备受民粹主义者攻击的全球化遭遇更多阻力。文章编译如下:

全球化已经受到民粹主义者、恐怖分子、贸易斗士和气候变化行动分子的抨击。现在又出现了新型冠状病毒的问题。分析人士和专家说,新冠病毒的传播或许意味着关于世界在多大程度上融合或分离的激烈辩论到了决定性时刻。

世界互联遭受质疑

即便在病毒蔓延到欧洲之前,气候变化、安全忧虑和对不公平贸易的抱怨就已经加剧了对全球航空旅行和全球化工业供应链的焦虑情绪。

病毒已经给增速放缓的经济体带来又一个打击,让民粹主义者再次呼吁对移民、旅游者甚至是跨国公司严加管控。这些主张带有一些种族歧视和排外色彩。

在对全球化的所有挑战中,这次病毒可能与众不同。

位于维也纳的人文科学研究院研究员伊万·韦沃达说:“这次病毒提出了所有这些关于我们所打造的世界相互关联的问题。航空旅行、全球供应链——所有这些是有关联的。”

位于伦敦的研究机构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负责人罗宾·尼布利特说,越来越多的国家把制裁和经济相互依存“当做一种新型高压外交,这意味着越来越不愿为全球化冒险”。

各国协调软弱混乱

经济研究机构布鲁塞尔欧洲与全球经济研究所负责人贡特拉姆·沃尔夫指出,疾病的全球化不是新问题。

他说:“所不同的是,由于有了飞机,事物可以非常快的速度传播。”最直接的冲动就是退避并设置屏障。“我们已经看到航班数量大幅减少”。

有气候意识的公民早就不鼓励随意决定的航空旅行。数码技术也不鼓励这样做,因为数码技术使远程参与和信息传播成为可能。

在某种程度上,这次病毒凸显了全球化的不平衡状态。私营行业的供应链变得非常有效。航空旅行范围广泛且没完没了,因此私营行业不断在世界各地游走。但是,任何一种政府协调反应,不管是在气候变化、健康还是贸易问题上,常常是软弱无力和组织混乱的。民族主义者和民粹主义者以侵犯主权为由,抨击任何旨在加强全球化公共努力的行动。

民粹主义更加得势

位于柏林的研究机构新经济论坛负责人西蒙·蒂尔福德说:“我们已经看到,民粹主义者对全球化的好处有很多担忧。”

就在病毒轻易跨越边境的时候,坚持管控边境和移民的政界人士也将得到助力。蒂尔福德说:“他们将提出这样的观点,即现行制度不仅对经济、而且也对事关生死的健康和安全构成威胁。我们无法为取悦大企业而这样敞开大门。”

病毒传播带来的种族意义上的影响很微妙。

意大利前外交官斯特凡诺·斯特凡尼尼说:“如果这发生在你自己的社区,发生在像你自己这样的人群中,情况就不同了。如果这发生在丹麦、西班牙或意大利,你会感觉这发生在与你有共同生活方式的人群中——所以你可以认为这发生在你身上。”

意大利社会学家伊尔沃·迪亚曼蒂的忧虑更有哲学意义。他24日在《共和国报》撰文说:病毒传播到意大利“对我们确定无疑的事提出了质疑”,因为“这使防御系统在面对我们的安全威胁时变得更为复杂,这个世界不再有不可渗透的边境”。

迪亚曼蒂写道,为了防范病毒,“人们防范外界”,躲在家里,关闭电视、广播和互联网。“为了不因被他人感染而死、不让自己成为病毒传播者,我们要孤独死去”。他认为,这是“比冠状病毒更大的风险”。

(2020-02-28 16:53:12)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