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0 15:29:09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贾元熙
核心提示:崔在旭回顾2015年肆虐韩国的MERS疫情表示,面对新型传染病,重要的是要根据每天情况变化、国际共享的医疗信息随时调整、更新应对方式。中国现在公开学术论文、统计数字的做法非常正确,对国内国际防控治疗大有裨益。

【延伸阅读】英国流行病学家解读:是什么让这次疫情如此凶险?

参考消息网2月20日报道 德国《南德意志报》网站2月18日刊登了该报科技版编辑贝利特·乌尔曼对英国流行病学家、热带医学家、促进医学研究的非营利基金会威康信托基金会董事杰里米·法勒的采访。在采访中法勒解释了是什么让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如此危险,并就相关信息作了解读。现将报道摘编如下:

《南德意志报》科技版编辑贝利特·乌尔曼问(以下简称“问”):您经历或观察到许多疫情的暴发,与以往相比,这次有多大不同?

法勒答(以下简称“答”):就我所知,在过去100年间不曾有过像今天如此之快、如此具有挑战性的疫情暴发。在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暴发期间,9个月内有8000人染上。这次新冠疫情从确诊首批病例之后的大约6周内,已正式确诊6万名患者。

问:我们对这种病毒究竟了解多少?

答:我们可以假设该病毒是动物来源,而且是首次传给人类。这意味着我们没有免疫力。另外这种病毒极具传染力。每个人平均可能传染2.5至3人,然后被传染者再传染约2.5到3人。流感的传染率约为1.4。1.4和3之间的差异似乎很小,但结果巨大。症状从非常轻微到死亡不等。如果我今天嗓子发痒,我可能会不知不觉地被该病毒感染。这种情况极难控制。而且我们没有药物和疫苗。如果我早些时候被问到:您最担心哪种情况——那么我会确切描述目前的情况。

问:您相信这种病毒已经广泛传播了吗?

答:病毒将或多或少无处不在,只是时间问题。如果看一下人们从中国飞往其他地区的频率,就会发现该病毒首先是在中国扩散,然后传播到其他国家。这似乎正是我们在经历的。

问:还有机会完全阻止疫情的暴发吗?

答:完全阻止它,将是非常困难的;我们现在应该看的最重要的地方是新加坡。该国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卫生系统之一。如果新加坡在接下来的两到三周内未能控制住该病毒,那将令人担忧。

问:人们还能实现什么?

答:仍有可能至少遏制这种传染病,从而避免最糟糕的情况。中国采取了严厉措施。我们每个人有生以来都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但是这种方法无疑减缓了中国以外的疫情。人们不应低估这一点;特别是在北半球,我们正处于流感季节。只要我们将疫情推迟两到四周,我们将走出流感季节,对卫生系统的压力将会减少。这可以挽救生命。放慢脚步也意味着我们还有可以准备的时间窗。

问:到底应该做些什么?

答:有四个领域。第一,检疫隔离、保持手的卫生、限制旅行等社会措施。这些都非常有效,目前最重要。第二,提高诊断能力。第三,疗法。我们必须研究哪些药物有助于抵抗这种病毒。在疫情暴发源头武汉,已经开始临床试验,正在对已上市的抗病毒药物进行测试。另外,我们还需要确保在任何地方都有足够的治疗能力,例如呼吸机的应用。第四,研发疫苗。

问: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接种疫苗?

答:我们应该诚实地讲:如果幸运的话,我们最早会在一年内得到疫苗。但这可能还需要更长时间。15年来我们一直在尝试寻找一种抗感冒的疫苗,研发针对中东呼吸综合征的疫苗也有五年了,到目前为止没有成功。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应立即着手研发。该疾病可能成为地方病,由此永久立足,那么我们就需要疫苗。

问:有些人说:你们已经多次向我们发出警告,但是最终情况没那么严重。例如,SARS和2009年甲型H1N1流感就是这种情况。

答:没错,就像SARS病毒一样,新冠病毒可能会再次消失。但结果可能完全不同。中国不能永远保持隔离措施。我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因此我们必须为最坏的情况自我担保,就像为自己的家庭购买保险一样。如果我们不利用我们拥有的这一时间窗,我们可能会后悔。如果疫情进一步蔓延,对于较富裕的国家而言,后果可能是深远的,但是对于较贫穷的国家,后果却是灾难性的。

(2020-02-20 15:14:45)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