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4 14:39:15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闫齐
核心提示:文章认为,世界正经历历史转折点,需要极为明智和愿意合作的全球领导层,如果特朗普再次当选,很可能标志着决定性的失败。

如果特朗普获胜,这场胜利很可能比他第一次获胜具有更深远的意义。美国民众两次选择一个典型的蛊惑民心的政治家,不可能被视为意外。这将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

特朗普获胜产生的最明显影响将是对美国自由民主制的影响。总统认为,他在任内的所作所为可以凌驾于法律或国会之上。他认为自己只对全体选民负责(更确切地说,对支持他的选民负责)。他还认为,政府中被任命的成员、公务员以及其所在政党的当选官员都应效忠于他自己,而不是任何更高的事业。

特朗普希望走多远,我们不得而知,共和国的制度将会让他走多远,我们也不得而知。

自由派民主党人会觉得自己遭到更严重的抛弃。认为西方是有一定的道德基础的联盟,这一想法将烟消云散。它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谋求保住全球地位的富国集团。作为民族主义者,特朗普会继续讨厌和鄙视欧盟,认为它既是理想,也是抗衡美国的经济力量。

美国最大敌人是自己

美国代理助理国防部长戴维·赫尔维最近撰文提到中国和俄罗斯对“基于规则的秩序”的所谓敌意。不幸的是,“基于规则的秩序”现在最强大的敌人是他自己的国家,因为这一秩序一直依赖美国的愿景和精力。凭借重商主义和双边主义,特朗普将目标瞄准全球贸易体系,发射了一枚智力和道德导弹。他甚至认为自己的国家是自身秩序的最大受害者。那么,问题不在于特朗普没有信仰,而在于他的信仰往往大错特错。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