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4 10:59:43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徐诗雨
核心提示:文章称,中国自2003年以来在许许多多方面发生了改变。数百万人的大规模动员,企业就像一台机器一样开足马力生产急需的产品,运输机满载有着医治“非典”及其他流行病经验的军队医护人员驰援疫区。所有这些都与之前不同。

目前正在中国和全世界实际发生的事情不只是人类关于医学流行病的故事,也是互联网时代我们这一代人与危险抗击的一个篇章。冷战时期是一个孤立的时代。随后的全球化时代曾设想简单、便捷、充满希望的互联互通。但我们的新时代是一个需求往往相冲突的时代:隐私和持续联系之间的冲突。新冠病毒疫情是一次考验。而且不仅仅是对中国的考验。

过去我从未做过医院建议的血液筛查,查明自己身上是否带有“非典”病毒的抗体。现在看到这场新的疫情,让我很想去这么做。

英国经济学家亚当·斯密1759年注意到,即使对于一位富有同情心的欧洲人,中国发生地震遭受大规模破坏也不会比他失去一根小手指头更令他感觉不安。但在我们的互联互通时代呢?你发生了地震就是我发生了地震。你遭遇疫情就是我遭遇疫情。所以,修建隔离墙、与其他国家“脱钩”或煽动过时的种族主义倾向虽然对有些人来说很诱人,但这些恰恰是我们一定不能去做的事情。我们所面对的问题和中国人今天面对的问题,实际上是同样的问题:如何应对我们复杂的、网络化的新世界提出的种种残酷挑战。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