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9 09:50:2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贾元熙
核心提示:在讨论技术问题之际需要注意的是,不仅要看技术自身发展“使什么成为可能”,还要关注使用技术的人“可以在多大程度上发挥通过新技术获得的能力”。

鉴于上述情况,日本也转变认识,在这一领域努力。其结果是,防卫计划大纲明确提及网络和太空领域。

新型导弹带来不确定性

关于伴随技术革新产生的安全保障环境变化,笔者希望指出的另一点是,导弹功能发生了变化。

核武器和导弹原本是战略武器,比起左右个别战役胜负,其功能更多地在于通过拥有导弹影响对方的外交战略。导弹可以直接快速地抵达重要场所,如人口密集地带和军事设施等,防御难度非常大。正因如此,为了不让对方发射导弹,如何开展预防性外交,如何防止事态升级,这种抑制性理论发挥了作用。这是核遏制的基本结构。

但是,美国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提出建立导弹防御体系的目标。如果建成导弹防御体系,美国当然会处于对苏优势地位。但与此同时,“因为一旦发射导弹就完了,所以为防止被导弹攻击要进行外交努力”的抑制性理论也有瓦解的风险。不过,实际情况是,导弹防御体系并非万无一失,如果数百枚导弹齐发,则导弹防御体系不可能完全进行拦截。所以抑制性理论在相当大程度上得以维持。

然而,进入本世纪以来,美国推进导弹防御体系开发,建立起精密体系,其他国家则在钻研破解导弹防御体系的方法。这就是近年备受关注的高超音速导弹。此种态势导致日本安全保障变得艰难。日本必须在了解应对高超音速导弹必要性基础上建设防御机制。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