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8 11:28:36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贾元熙
核心提示:文章称,对许多人来说,特朗普整个总统任期最大的特点是使人感到焦虑和愤怒。但最近,一种令人泄气的恐惧,甚至是抑郁正在涌现。

【延伸阅读】弗朗西斯·福山:民粹主义动摇民主根基

参考消息网5月27日报道 日本《中央公论》月刊6月号(提前出版)发表美国政治学家弗朗西斯·福山的文章称,近年来民粹主义的崛起十分明显,民粹主义已经对1945年以来的国际秩序构成重大威胁。

民粹政策缺乏可操作性

文章指出,关于“民粹主义”一词,即便是政治学家也没有一个确定的统一定义。但作为民粹主义的典型特征,至少可以举出以下三点:

第一,能够在短时间内赢得高人气,但提出的政策没有长期可操作性。通常集中在社会政策领域,比如发放补贴、增加养老金、免费医疗等等。

第二,只将特定民族或种族视为“真正的国民”。典型事例如匈牙利总理欧尔班认为居住在匈牙利境内的外国移民不是“匈牙利人”,但将邻国的匈牙利裔视为“匈牙利人”。在波兰,标榜白人至上主义的激进种族主义团体势力大增。

第三,领导人将自己视为特定集团的代言人,与该集团成员建立直接联系,通过对普通成员的诉求和恐惧感的巧妙利用,诱导他们采取行动。这在多数情况下可能演变为对隶属于现有组织的精英们的谴责。

文章认为,这三点特征恰恰是民粹主义成为西方民主制度威胁的理由。当代西方民主制度将权力分散于法院、地方政府、议会等多个组织。由于所有这些组织都可能成为民粹主义在达到目的过程中的障碍,所以自然被视为攻击的对象。

民粹崛起有三方面原因

文章认为,2015年后民粹民族主义之所以崛起主要有三方面原因,分别是经济原因、政治原因和文化原因。

经济原因指的是,即便参与自由贸易的国家整体上越来越富有,但并不是每一个国家、每一个人的经济状况都在变好。事实上,富裕国家的非熟练工人也有不少被贫困国家的低工资非熟练工人抢走了饭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来的调查显示,大约50%的美国人目前的收入水平低于2000年。

政治原因在于,西方民主制度包括为数众多的制衡制度。一旦这些制度与严重极化且激烈对立的选民形成合力,将导致政治机能瘫痪,政府无法推动任何基建计划或是经济改革。莫迪上台之前的印度就是一个典型案例。日本和意大利也有类似的情况,所以无法解决长期的经济低迷。

文章称,谈到文化原因就关系到身份认同。亨廷顿曾经说,无论是对社会还是对经济,最危险的阶级并非无暇他顾的贫困阶层,而是中产阶级。中产阶级随着经济状况的恶化开始积累不满情绪,个中缘由很多都与文化相关。也就是说在他们看来,移民和外国人获得了不合理的优待,催生出自己心中国民意识的那片领地被外来者占据。这样一来,经济上的不满就与文化因素结合在一起难以割裂了。

文章指出,欧洲和美国激增的难民和移民也是促使民粹主义抬头的原动力。眼下,那些并不存在经济问题的选民出于对文化领域剧烈变化的不安,也开始转向支持民粹主义。民粹主义者爱用的“夺回我们的国家”这种宣传口号恰恰反映了这样的现实。人们已经来到了由语言、民族、宗教、传统这些关乎身份认同的问题决定政治方向的时代。其结果就是,欧洲传统的中左翼、中右翼政党纷纷流失选民,而热衷于身份认同问题的新势力开始蓄积力量。

民主制度已进入衰退期

如果对自由秩序构成威胁的民粹主义继续发展壮大将会怎样?文章认为,也好也坏,至少在涉及美国的问题上可以这么说。无论是经济层面还是政治层面,在构建自由的国际秩序方面美国已经发挥巨大的作用。如果一直扮演核心和引领者角色的美国松一松手,世界可能会迅速倒向民族主义一边。

文章指出,依据现有的这些信息判断,不能排除特朗普在2020年连任的可能。一旦成功连任,美国国内的对立将会比现在更为激化,社会极化加剧,甚至制衡体系本身也将遭受重大冲击。这一体系能否保持独立性最终还要取决于政治形势。

文章称,回首2010年前后,西方民主制度从那时起就已经进入衰退期。即便如此,人类的历史还在进步,在抵达终点之前,需要人们睁大眼睛密切关注的时代还将持续。

(2019-05-27 14:15:55)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