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8 11:28:36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贾元熙
核心提示:文章称,对许多人来说,特朗普整个总统任期最大的特点是使人感到焦虑和愤怒。但最近,一种令人泄气的恐惧,甚至是抑郁正在涌现。

特朗普主义运动的对手是自由主义者,而不是美国传统的地缘政治敌人。这是我们有生之年看到的新景象。我们从来没有哪位总统像对待敌人一样对待半个国家。自由主义政治体制中的相互敌对者至少有一些共同语言。他们有一些共同的价值观可以用来指导辩论。随着这些东西的消失,语言失去了意义,政治交流变得不可能发生且无关紧要。

描写这样的政治苦难是令人不快的,因为自由主义的苦难正是“让美国再次伟大”这场运动存在的理由。当特朗普主义者嘲笑敌人“被激怒”时,这不过是校园霸凌者那句“你还能做什么,哭吗?”的准成人版本。

但绝望是值得讨论的,因为这是组织者和民主党候选人应该直面解决的问题。如果任其溃烂,那就会导致冷漠和退缩。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