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3 16:08: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核心提示:文章认为,欧洲不是依靠俄罗斯,也不是依靠俄的地缘政治利益,而是可以借助俄的帮助——只要欧洲鼓起要求独立的勇气。

参考消息网11月13日报道 俄罗斯《观点报》网站11月9日发表题为《欧洲开始为俄罗斯在世界舞台上挑选位置》的文章称,欧洲正为自己寻找在世界中的新位置——而法国总统属于最积极探讨之人。马克龙已承认,没有正常的对俄关系,欧洲就没有机会获得地缘政治独立,并呼吁重新理解欧洲政治的俄罗斯方向。

马克龙倡导拉拢俄罗斯

文章介绍称,在《经济学人》周刊的访谈中,马克龙不仅试图用欧洲的利益解释与俄靠拢的必要性,而且称这对莫斯科本身来说似乎也将是最好且最有可能的选择。对此他阐述了三种可行的俄罗斯战略。

第一种:俄罗斯试图恢复超级大国地位,依靠的仅仅是自身力量。他称之为“正统保守的规划”,并认为这极难实现,对这个方案没有信心。为什么?因为俄罗斯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与西班牙相当,人口面临老龄化且在减少。另外,保守主义和民族认同的意识形态妨碍人口通过移民政策增长。

第二种:欧亚模式。

第三种:与欧洲平衡的伙伴关系模式。马克龙承认,现在普京视欧洲为美国的附庸,视欧盟为打算扩张至俄边境的北约的特洛伊木马,因此普京走上了保守反欧的道路。马克龙说:“但我不明白,普京的规划在长远的未来如何能跳脱出与欧洲的伙伴关系。”

而这也是欧洲需要的。马克龙继续说:“如果我们想在欧洲建立一个世界,恢复欧洲的战略自治,我们就需要改变对俄立场。”这可能需要10年——“但我们有权不与我们朋友的敌人直接为敌”。

俄欧对“伙伴”理解不同

文章称,俄罗斯完全不反对与欧盟的关系是正常甚至亲近的,但俄罗斯永远不会是马克龙所理解的欧盟伙伴。因为俄罗斯将实现的是头两种方案,而第三种是欧洲自以为是的方案。

文章指出,拿俄罗斯的GDP与西班牙比较并不恰当,因为俄当前在世界经济中的作用与位置与其潜力不匹配。俄罗斯可以、也将成为世界五大经济体之一——这是时间问题。

人口问题同样不是自主发展的阻碍,尽管俄极有必要提高出生率,国家领导层中没有人哪怕是思考用移民解决问题。

这是因为希望保护和发展俄罗斯文明,不拿自己的国家做实验。因为马克龙的逻辑本身——通过移民提高GDP——绝对是有问题的。移民在某一时期或带来像德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出现的那种经济效应。但来自其他文明的大规模移民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导致接纳他们的社会内部涌现如此多问题,以至于无论GDP有怎样的增长也无法解决。

俄罗斯想成为独立大国。俄罗斯不想成为美苏对抗时期的超级大国,这不是因为实力更弱了,而是因为世界变了并将有更大变化。

欧亚方案从西向东转

文章认为,俄罗斯未来将要且现在正在落实欧亚方案。对俄而言,真正的欧亚方案在于从西向东转,这不是为了用一个替代另一个人,而是为了意识到自己的独特性并利用它所带来的成果。

俄罗斯不是西方,也不是东方,俄罗斯是独立和有潜力自给自足的文明。但俄罗斯形成了倾向与西方建立关系的强烈偏移。如今俄需要特别注意东方和南方,那里有俄感兴趣和对俄感兴趣的众多国家和力量。从土耳其到韩国,从伊朗到日本,从印度到整个伊斯兰世界。欧亚之路阻挡不了与欧洲的关系。

文章指出,因此,被马克龙形容为对俄而言“不可避免”的第三种方案,可能实际上仅仅是对欧洲而言“不可避免”。战略上是欧洲更需要俄罗斯,而不是反过来。在当前的对抗中,错完全在欧洲一方。

因为在北约的倡议下,欧洲先侵犯了乌克兰,即实施了公开的地缘政治侵略之举。随后,在俄方的“克里米亚回击”之后,欧洲再度服从盎格鲁-撒克逊人的意志,参与了企图惩罚并孤立俄罗斯的行为。结果,欧洲展现出的是大西洋主义者的仆从所拥有的一切特质,并在俄罗斯的眼前败坏了自己作为可靠伙伴的声望。

如今,欧洲在愈发严肃地思考在后北约世界中独立生存的同时,呼唤俄罗斯共建未来。但俄有独立的未来,其中与欧洲正常长久的关系也将有一席之地。欧洲也将成为独立的欧洲。欧洲不是依靠俄罗斯,也不是依靠俄的地缘政治利益,而是可以借助俄的帮助——只要欧洲鼓起要求独立的勇气。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