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6 14:20:15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闫齐
核心提示:文章称,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说,他希望中美领导人在二十国集团峰会间隙举行的会晤,能够重启这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贸易谈判。

【延伸阅读】北约前秘书长:G20峰会应抵制美国保护主义

参考消息网6月23日报道 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6月19日发表北约前秘书长哈维尔·索拉纳的文章称,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举动不仅无法解决贸易逆差,还将对多边贸易体系造成巨大威胁,其他G20国家应该一起予以抵制。文章摘编如下:

6月28日至29日,日本将首次主办二十国集团(G20)峰会。2008年11月,G20领导人举行了首次会议。当时,雷曼兄弟公司倒闭所引发的动荡震撼了全球金融市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领导人一致同意,不要重蹈20世纪30年代使大萧条加剧的政策覆辙。

不幸的是,这种开放与合作的精神今天几乎荡然无存。甚至在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前,世界主要经济体就已经屈服于保护主义的诱惑。但特朗普使这个问题达到了沸点:他让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这是许多不计后果的贸易措施中的第一项。这些措施当中最突出的,就是他目前对中国发动的关税攻势。由于特朗普在去年布宜诺斯艾利斯G20峰会上的固执态度,联合声明中第一次没有包括关于抵制保护主义的誓言。

尽管特朗普的商业讨伐经常是即兴创作,并且与美国外交政策的其他指标混为一谈,但还是反映了一系列明确的经济信念。从本质上说,特朗普把国际贸易视为一场零和博弈。在其中,各国只通过使出口超过进口来取胜。他认为,对于像美国这样的外贸逆差国家,“贸易战是好的,也很容易打赢”。他声称,美国只要停止同与其有巨额顺差的国家的贸易就足矣。

事实是,国际贸易根本不是零和博弈。从历史上看,自由贸易一直与经济持续繁荣有关,一个国家在全球经济中的成功未必取决于其出口超过进口。美国之所以很容易为其贸易逆差融资,是因为美元作为主要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

但是,对于特朗普所患的贸易逆差过敏症,用一剂正统经济学药物是无法治愈的,主要因为美国最大的双边贸易逆差是对中国。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正在助长政府的美国脆弱感。他撰写了《致命中国》一书,随后又根据该书拍摄了一部纪录片。正如书名所显示的,纳瓦罗的观点经不起推敲,他将美国制造业就业岗位的流失完全归咎于中国,而忽视了生产过程日益自动化等其他相关因素。

错误的诊断会导致错误的补救办法。特朗普政府正试图通过提高关税,使进口商品价格上涨来恢复美国的就业机会。但保护主义无法弥补自动化的影响。此外,全球价值链的增长也促进了中间产品贸易的惊人增长。因此,提高进口价格可能会打击一国的出口(例如,美国从中国进口大量的生产投入)。提高关税还导致美国消费者支付比以前高得多的价格;随着中国和其他国家实施报复性关税,美国生产商同样感受到了压力。

美国贸易政策有演变成痼疾的另一个趋势,就是用“国家安全”来证明关税是合理的,而这构成了对世贸组织规则的滥用。其他国家要想让多边贸易体系经受住特朗普专横攻击的考验,就必须作出巨大努力,确保潘多拉魔盒紧闭。

在即将于大阪举行的峰会上,美国很可能会继续表现出其贸易保护主义的放纵倾向,但其他G20国家则应明确支持自由贸易。

(2019-06-23 18:52:56)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