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05 14:18:1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闫齐
核心提示:文章称,美国既没有能力和办法来改变中国,也没有能力和办法来围堵中国,未来的中美关系可能呈现出“一个世界、两种体系”的局面。

【延伸阅读】约瑟夫·奈:中美进入“合作性竞争”时代

参考消息网5月30日报道 日本《每日新闻》5月29日刊发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约瑟夫·奈的专访文章称,二战后以美国为中心建立起来的国际秩序正在动摇,中国和美国特朗普政府是关键所在。约瑟夫·奈指出,不同于冷战时期的美苏,当前的中美关系可以用“合作性竞争”来形容。专访摘编如下:

记者问:日本进入了令和时代。这个时代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呢?

约瑟夫·奈答:国际秩序正处于变革期。一部分变革是中国和美国特朗普总统带来的。不过,二战后形成的“自由主义的国际秩序”今后将继续有效。可能说法会发生变化,但建立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思维方式会继续存在。

在贸易领域,中国一直是世贸组织成员国,也签署了与全球变暖问题相关的《巴黎协定》。打个比方,中国在桌子上打牌,既然是坐到了桌前,就不会想掀翻桌子。中国不会想改变全部秩序。

问:特朗普怎么样呢?

答:说特朗普给国际秩序造成威胁也不过分。美国一直以来的总统都对国际秩序表现出敬意,但特朗普却毫无敬意。许多政治领导人都是在长期制度的框架内思考国际政治,但特朗普却像商人做买卖一样处理问题。

在考虑美国的软实力方面,特朗普可以说明显是负面因素。有关机构在其他国家进行过舆论调查,以数字形式展现美国的魅力指数。结果显示,特朗普就任总统后,美国的魅力指数急剧下降。如果特朗普连任,则会给美国的形象造成相当大的损害。不过,美国的名声也不是不可能恢复。

问:特朗普政府针对中俄指出,现在已进入“大国间竞争”的时代。

答:我不认为特朗普政府对世界局势有正确的认识。这是因为,特朗普政府没有看到非国家主体力量增大这一点。可以说,小布什政府夸大了恐怖主义,特朗普政府则是夸大了大国间竞争。在网络世界,非国家主体也具有力量。当然,我不否定大国间竞争的存在。

问:您似乎不认为中美关系会演变成美苏冷战。

答:冷战时期的苏联和美国之间几乎没有贸易,整个社会也几乎没有相互接触。现在中美之间有相当多的贸易往来,也有游客和学生交流。我把现在的中美关系形容为“合作性竞争”。特朗普政府只聚焦于竞争的一面,没有充分注意合作的一面。

例如,在今后的时代,全球变暖将成为更大的课题。原因是,中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最大,美国居第二位。在南海问题上,两国将继续呈现竞争状态,但在全球变暖对策上,中美两国有必要合作。必须从合作和竞争两方面进行思考。

问:您如何评价现在的日美关系?

答:现在的日美同盟惊人地牢固。有两个原因。其一,中国日益大国化,日美认识到,联合遏制中国的行动符合两国利益。其二,安倍晋三与特朗普非常合得来。

(2019-05-30 10:55:52)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