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4 10:58:3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王恩泰
核心提示:文章称,如果堕入“修昔底德陷阱”,那么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加剧很可能会给全世界带来致命打击。

【延伸阅读】对话丨技术竞争是未来中美关系焦点 美顶尖商学院院长如是说——

参考消息网5月22日报道(文/熊茂伶 高攀 杨承霖)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院长杰弗里·加雷特日前接受《参考消息》记者专访时表示,中美两国都有动力达成协议缓和贸易争端,但双方争夺技术创新领先地位的博弈仍将持续。但他认为,双方在技术领域的激烈竞争并不会导致两国经济“脱钩”,中美经济相互依存,在创新领域仍有广阔合作空间。

 华为领先值得美国反思

美国总统特朗普5月15日签署名为“确保信息和通信技术及服务供应链安全”的行政命令,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禁止在信息和通信领域进行“可能对国家安全构成风险的交易”。美国商务部随后发布针对华为等公司的限制交易令。华为对此表示,限制华为不会让美国更安全、更强大,只会使美国在5G网络建设中落后于其他国家。

加雷特告诉记者,尽管美国政府指责华为设备可能容易受到所谓“中国政府主导的黑客攻击”,“但很少有国家同意这一立场”。他指出,由于价格便宜、品质良好,很多国家已经安装使用华为设备,尤其是对新兴市场国家而言,5G网络使用华为设备已成为他们的唯一选择。

加雷特援引市场研究公司德尔奥罗集团的数据表示,在5G竞争中,四家企业处于领先地位,其中华为和中兴来自中国,诺基亚和爱立信来自欧洲,美国企业没有一席之地,值得引起美国政府反思。

加雷特说,不少美国高校学者认为,美国政府应反思其对技术研发的投入不足。“看数据就会发现,美国曾在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领域大力投入研发资金,而近年来相关经费已显著下滑。”加雷特说,美国政府应调整财政支出,加强对核心科学研发领域的投入。

频出“国家安全牌”令人忧

加雷特表示,美方以国家安全为由频频限制正常商业交易的做法尤为“令人担忧”。

加雷特说,近二三十年来,美国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限制商品自由流动是“非常罕见”的,但在特朗普上台后的这几年,这一做法变得更为普遍,包括以国家安全为由加征钢铝关税、加强对新兴关键技术的出口管制等。他说:“这是非常极端的立场,与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全球化浪潮背道而驰。”

沃顿商学院院长杰弗里·加雷特(杨承霖 摄)

竞争未必导致中美“脱钩”

加雷特认为,特朗普政府挑起对华贸易战的本质是创新争夺战,特朗普政府援引的《1974年贸易法》的“301条款”,着眼点就是中国的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以及创新相关的行为、政策和做法,可见美国政府对于中国技术创新的关注。

加雷特指出,除5G外,中国在高铁、移动支付、电动车等技术领域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他认为,中国政府在创新方面的监管限制更少,也为无人驾驶汽车的发展提供了更宽松的政策环境,从而更有可能促进创新,因此中国在这一领域的发展速度可能会明显超越美国。

尽管中美在技术领域的竞争态势将持续下去,但加雷特认为,这并不意味着两国经济走向“脱钩”。“双方联系如此紧密,怎么能真的脱钩?很难设想如何做到脱钩,”他说,“如果中美两国果真脱钩,对于美国、中国和世界经济而言都将是灾难。”

加雷特认为,将如今的美中关系与当年的美苏竞争类比、宣扬美中两国走向“新冷战”的论调也是不符合实情的。他说,在美苏冷战时期,苏联经济相对封闭,与美国乃至整个西方世界都并无太多关联;而中国经济对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至关重要,两者毫无可比性。他认为,中美双方妥善管控分歧、避免冲突符合各方利益。

在加雷特看来,即便在竞争激烈的创新领域,美中两国仍然拥有巨大的合作空间。他说,美国在孵化创新上有比较优势,中国则在推广创新上有比较优势,二者显然是互补的。他指出,中国擅长将别处开发的前沿科技进行规模化运用,将设想转化为实际成果,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早已是创新经济体。

谈及中美关系大局,加雷特认为,中美建交40年来,美国政府对于中国一直采取经济接触的方式,以合作共赢为目标,而特朗普上台后打破了这一惯例,原因是多方面的。

加雷特认为,就特朗普个人而言,他不相信共赢,认为有输才有赢,中美之间是零和关系。另外,特朗普的外交手法也不同于以往。以前的美国领导人乐于在公开场合与中国领导人维持相互尊重的关系,认为这便于他们私下就一些棘手问题进行谈判;而特朗普倾向于对中国进行公开批评,并认为这样更加奏效。

除特朗普个人特殊性外,加雷特指出,美国公众对于针对中国持强硬政策立场的支持度已达到40年来的高点,这主要有两方面原因:其一,与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相比,中国经济已强大许多,“对于这样一个强大却与美国不同的国家,美国人当然会感到忧虑”。

其二,对中国的担忧“也折射出很多美国人的生活没有得到改善的经济现实”。加雷特表示,受民粹主义影响,普通人倾向于将自身困境的责任推给其他国家,这也带来反移民、反自由贸易的情绪上涨。他表示,民粹主义的浪潮不仅冲击美国,也横扫欧洲,而崛起的中国容易成为被抨击的目标。

加雷特告诉记者,他认为中美双方都有动力在近期内达成贸易协议,但结构性的冲突仍将持续存在,这包括美国跨国企业对于中国市场准入的要求、中美在技术创新领域的持续竞争等。

  “一带一路”对中国很重要

谈及“一带一路”倡议,加雷特表示,这个宏大倡议可能是“本世纪最伟大的工程”,因为对于除中国以外的全球其他新兴市场而言,基础设施都是他们发展面临的最大挑战。

他指出,在过去数年间,美国国内发生了奇妙转变,包括精英阶层在内的美国人从对“一带一路”毫不关注,转而认为它非常重要。尽管目前美国政府仍对“一带一路”倡议多有批评,但“效仿就是最大的恭维”,美国也在考虑打造自己的全球基础设施建设网络。

加雷特认为,“一带一路”在经济上、政治上对中国都极为重要。他说,与美国靠军事力量和盟友关系支撑的实力不同,中国所预见的实力是以经济为驱动、以互惠共赢的基础设施发展为核心。

沃顿商学院是美国最顶尖的商学院之一。加雷特于2014年起担任沃顿商学院院长,而宾大沃顿中国中心也于同年在北京成立。在中美经贸摩擦加剧的大背景下,他希望沃顿商学院能够继续加强与中国的合作,因为更多的交流有助于增进相互了解。

(2019-05-22 16:58:57)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