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1 14:34:54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闫齐
核心提示:文章称,美国现有制度受到左右民粹夹击,其根源在于美国民众的不安和焦虑。

【延伸阅读】法媒:中欧自由化失败 竟沦为民粹主义经济实验室——

参考消息网1月22日报道 法国《世界报》1月15日刊登题为《中欧是如何成为民粹主义经济实验室的》文章,文章摘要如下:

有人认为这是2008年危机的最大遗产,也有人认为根源在于20世纪70年代的不平等缓慢加剧。如今民粹主义幽灵在纠缠所有大洲,势头不断壮大。在美国,唐纳德·特朗普渴望在墨西哥边界建一道反移民墙。在巴西,极右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承诺“将国家从社会主义中解放出来”。在欧洲,5月的议会选举将见证传统大党与主要由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维克托代表的民粹和主权主义运动前所未有的交锋。

在这场政治大动荡中,中欧俨然成为实验室。弗拉基米尔·普京的仰慕者欧尔班领导匈牙利已经将近9年,波兰法律与公正党的疑欧保守派则自2015年来一直掌权。有“捷克特朗普”之称的安德烈·巴比什2017年末成为捷克总理。保加利亚保守派政府基于与民族主义者组成的“团结的爱国者”联盟的执政联盟。斯洛伐克民粹主义者罗伯特·菲佐的政党加入执政联盟。就连不曾属于共产主义阵营的奥地利如今也由保守派与极右派组建的联盟领导。

东欧有10个国家民粹派系的支持率超过20%,2000年时还只有两个国家是这种情况。它们都声称要保护人民主权免受自由民主制“枷锁”之害,并带有极强的身份和文化色彩。但经济又扮演怎样的角色呢?要了解这一点就要追溯到十年前。华沙独立智库公共事务研究所专家多米尼克·奥夫恰雷克说:“2008年危机也是个催化剂,但和影响西欧的方式不同。”

2010年,匈牙利处于全面财政困境中。很多背负瑞郎债务的家庭因福林暴跌而破产。欧尔班上台后叫停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合作及其紧缩疗法,采取非正统政策扶持经济。

波兰没有经历过2009年衰退,从2013年开始得益于经济复苏,如今充分就业几乎成为常态。所以民粹主义并非借由失业和危机后遗症兴起。奥夫恰雷克强调:“反而是30年来积累的经济增长成果分配不均,尤其体现在大城市和农村之间,滋生了沮丧情绪。”波兰、匈牙利、保加利亚、斯洛伐克和捷克都出现极化。保加利亚政治学者伊万·克勒斯特夫分析说:“1989年,柏林墙倒塌之后,中欧自由化,渴望追上西欧的生活水平。但因‘模仿’其他国家而产生了低人一等的感觉。然后2008年危机导致中欧对这种模式的信心动摇,如今更弃之如敝屣。”

2015年的移民危机加剧了西欧与维谢格拉德集团的隔阂。(资料图)新华社发(弗兰克·马埃摄)

2015年移民危机加剧了西欧与维谢格拉德集团的隔阂。克勒斯特夫总结说:“这些政治运动的首要特征就是抗议自由派移民政策。”

在经济上,匈牙利和波兰的“硬”经济主权主义与捷克和斯洛伐克的温和主权主义有很大差异。巴黎政治学院历史学者雅克·鲁普尼克阐释道:“捷克总理巴比什是个企业家风格的民粹主义者,想像管理企业那样治国,有点把美国总统当成榜样。”

所有国家有一个相同的抱负:抹掉1989年后私有化和开放政策过度的痕迹,创造民族经济精英,减少外国人对关键行业的控制。而且这些国家都怕跌进“中等收入国家陷阱”。奥夫恰雷克指出:“这就导致呈现出一种古怪的自由派举措大杂烩,国有化和有限的二次分配相结合,也不乏矛盾之处。”

匈牙利和波兰对于海外投资区别对待。(资料图)新华社/法新

矛盾主要体现在对海外投资的态度上。匈牙利和波兰区别对待那些创造很多就业的投资(尤其是它们依赖的德国汽车工业和计算机外包)与在银行、能源和媒体行业这些会让国有企业相形见绌的投资。其实就是那些民族主义者可能会为了保持在位而去施加影响的行业。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热雷米·科昂-塞顿指出:“这种对某些行业的集中关注以及让国家间而不是让民族企业间展开竞争的观念是非常经典的民粹主义表现。”

(2019-01-22 11:22:14)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