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1 14:34:54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闫齐
核心提示:文章称,美国现有制度受到左右民粹夹击,其根源在于美国民众的不安和焦虑。

【延伸阅读】英媒:民粹主义遭遇“至暗时刻”或反弹

参考消息网1月15日报道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月7日刊登吉迪恩·拉赫曼题为《民粹主义面对至暗时刻》的文章称,民粹主义在英美的前景看起来已不再诱人,它在全球范围内的活动的确陷入了困境。不过,属于民粹主义的时刻尚未过去。

民粹运动在英美遭遇挫败

今年会是民粹主义崩溃的年份吗?2016年,英国脱欧和特朗普的得票率震惊了英国和美国政界。然而,2019年很可能成为民粹主义运动土崩瓦解的一年,因为人们越来越清楚,糟糕的理念将导致糟糕的后果。

文章称,2016年有关英国脱欧的乐观说法已经站不住脚了。脱欧派的大多数前领导人谴责特雷莎·梅与欧盟达成的协议是一种背叛。但是,许多脱欧派人士现在鼓吹的“无协议”脱欧可能带来困难和屈辱;而举行第二次公投的考虑则是更为大踏步地从三年前的民粹主义巅峰倒退。

就民粹主义运动的美国部分而言,前景看起来也不再诱人。特朗普的民调支持率再次下滑。作为他选定的衡量成功与否的标准,股市大幅下跌。米勒的调查将很快发布报告,并可能引发弹劾程序。

很难说民粹主义已过巅峰

然而,虽然认为民粹主义已经过了巅峰的观点很有诱惑力,但这样说为时尚早。文章称,主要原因有三点。首先,尽管民粹主义政策遇到了麻烦,但推动民粹主义运动的潜在经济和文化力量仍然存在。其次,民粹主义既有右翼也有左翼。虽然右翼这批人在美国和英国步履维艰,但左翼今年的势头可能会更猛。

文章称,第三个原因是,民粹主义现在是一种全球现象。从巴西利亚到布达佩斯,从罗马到马尼拉,民粹主义政客都掌了权。

巴西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借用了特朗普主义的几个论调,但与他的北美榜样不同,博索纳罗在2019年或将度过一个蜜月期,企业和消费者信心将上升,而原因之一是他承诺实行自由经济改革。

意大利民粹主义代表人物马泰奥·萨尔维尼可能也会度过顺心的一年。意大利似乎避免了围绕该国预算赤字问题与欧盟委员会发生对抗,许多意大利人对于政府能对布鲁塞尔采取更强势的立场感到满意。如果萨尔维尼领导的联盟党在今年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中表现良好,他可能会促使国内举行选举,从而使联盟党成为意大利的主要政治力量。意大利薄弱的公共财政意味着该国的民粹主义很容易遭到市场的强烈抵制。但就目前而言,萨尔维尼的行情仍在上涨。

文章称,许多民粹主义领导人对特朗普大加赞扬。因此,美国总统遭弹劾肯定会像英国脱欧引发的内爆一样,影响全世界民粹主义者的士气。不过,即使英美民粹主义的先头部队遇到麻烦,推动这一运动的全球力量看起来仍然很强大。对移民的恐惧、经济不安全感和文化保守主义仍然是强有力的混合因素。他们会继续呼吁回到看似岁月静好的过去。博索纳罗政府的妇女部长达马雷斯·阿尔维斯最近郑重宣布,在新的巴西,“男孩穿蓝色,女孩穿粉色”。

左翼民粹分子或异军突起

文章称,文化问题助长了右翼的民粹主义。与此同时,民粹主义的左翼变种将继续强调少数族群权利和经济。对左翼民粹主义者来说,未来一年可能会取得丰硕的成果。下届美国总统的民主党提名之争已经开始。该党的大部分能量似乎都集中在以伊丽莎白·沃伦、伯尼·桑德斯和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为代表的“进步”阵营。这些政客攻击富人和特权阶层的方式曾经是美国主流政治的禁忌。

在英国,脱欧后的沮丧情绪很可能会给杰里米·科尔宾带来担任首相的机会。科尔宾如果在英国获胜,将鼓舞世界各地的左翼民粹主义者,就像英国脱欧让右翼民粹主义者(包括特朗普的竞选团队)相信历史正在朝着他们的方向发展一样。

文章称,左翼的民粹主义有一个重要的拉美分支。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2018年当选墨西哥总统,受到了全世界极左势力的热烈欢迎。科尔宾曾经是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的热情拥趸,他是奥夫拉多尔的老朋友,也是他就职典礼的贵宾。

文章认为,务实的中间派会怀疑,墨西哥和巴西的民粹主义实验最终都会落得跟英国脱欧和特朗普担任总统差不多的下场。但中间派需要一些新调子。像法国总统马克龙这样的政界人士对民粹主义的反应就是老调重弹,只不过声音更响亮。民粹主义陷入了困境,但属于民粹主义的时刻尚未过去。

(2019-01-15 15:35:28)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