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1 14:34:54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闫齐
核心提示:文章称,美国现有制度受到左右民粹夹击,其根源在于美国民众的不安和焦虑。

文章认为,回头看的话,特朗普式的民粹主义也好,桑德斯式的民粹主义也好,都不是突然发生的。前者是佩林、茶党运动这股潮流的延续,甚至可以上溯到1992年布坎南参加的那场总统选举。布坎南传递的信息几乎与特朗普一样,口号也包括“美国优先”,这一点绝非偶然。

根源于民众的不安和焦虑

文章认为,现有的问题解决机制不再获得信任这一点可以用来解释,为什么这一时期会在政治坐标轴的两端同时出现两种民粹主义。

文章称,特朗普式的民粹主义是以对美国社会形态发生的变化灌注不安情绪而最终成形的。桑德斯式的民粹主义则是因为希拉里·克林顿本人就是制度的化身,而那些与克林顿对立的存在恰恰成为桑德斯的优势。如果再给本就拉大的收入差距注入焦虑情绪,桑德斯式的民粹主义就形成了。两种现象的核心都是由不可以停滞不前带来的紧迫感。

文章称,民粹主义的危害波及各个层面。从国际社会的视角出发,最大的担忧或许还是来自美国参与全球事务意愿的严重动摇。美国国内民粹主义的崛起不是能在美国了结的事情,而这种情况又不能从外部施以援手。虽然听上去像是在说空话,但人们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美国社会自身的修复能力上了。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