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1 14:34:54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闫齐
核心提示:文章称,美国现有制度受到左右民粹夹击,其根源在于美国民众的不安和焦虑。

文章称,民粹主义想要解决的问题被以彻底扭曲的形态呈现在大众面前,不提供有助于问题解决的方案,而是优先确保民粹主义型的剧场政治得以存续。

民粹戏码在美国反复上演

文章指出,这种民粹主义戏码在美国历史上反复上演。但是大部分情况下只属于抗议运动,未等到坐上权力的宝座就寿终正寝。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运动没有影响力,它动摇了业已存在的各方势力,就像蜜蜂的蜂针,带给现有政治以冲击,最终又被吸纳进既有框架中来。

其中带来最大变化的无疑是2016年的总统大选。特朗普宣布参选之时,谁也没把这件事当真。美国新闻网站《赫芬顿邮报》最初甚至并未将特朗普的竞选活动放在政治新闻一栏,而是作为娱乐新闻报道,也就是说被作为特朗普个人的小伎俩来处理。

自称“民主的社会主义者”、与希拉里·克林顿竞争到最后一刻的伯尼·桑德斯也是一样。没有人能想到,这位自称社会主义者的“老人”能够对号称总统大选历史上最有经验的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构成威胁。

文章称,特朗普式的民粹主义不是美国政治史上的注脚,而是浓墨重彩的独立章节。桑德斯式的民粹主义也没有消亡,至今仍是民主党内抗衡主流派别的势力。这两种民粹主义与迄今为止发生过的事情都不一样,没有瞬间消亡,而是赢得了持续的影响力。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