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0 00:39:0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汤立斌
核心提示:自翁长雄志2014年底担任县知事以来,在冲绳反基地斗争中虽取得了很大成绩,但可用的有效手段似乎越来越少,难以回应县民对他的期待。其中原因很多,主要还是存在制度上和结构上的制约因素。

冲绳基地斗争改变县内政治生态

2014年以来,冲绳民众通过各种可能的方式来积极展开抗争,但是伴随美国亚太战略的调整,其更加重视冲绳的战略地位,而安倍政府在推进“普通国家化”的过程中也须兼顾并依靠日美同盟。为了有效处理冲绳基地问题,日美联手在稳定冲绳民众情绪的同时,也在加紧从内部瓦解抵抗势力,改变冲绳县内的政治生态。

第一,2017年以来的冲绳基地斗争虽然没有太多新的抗争形式,但是通过诉诸法律和通过国际组织向日本政府施压,也在一定程度上延缓了边野古基地建设的进程,并迫使日美两国政府就《日美地位协定》对象适用范围达成补充协议,对日美同盟和美国的亚太战略产生了一定影响。然而,冲绳美军基地是日美同盟的基础,是日本安全防卫战略的核心支柱之一,冲绳基地问题的性质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得到根本改变,基地问题也不可能在短期内解决。

第二,反基地搬迁阵营的重要成员在各市长选举中纷纷落选。特别是2018年8月,冲绳县知事翁长雄志在任期的最后阶段病逝,更使基地反对派在年底的知事选举中面临巨大压力。安倍政府和自民党通过经济杠杆和政党工作大力扶植亲政府力量,从内部改变冲绳的政治生态。从各市长选举的结果来看,中央政府的分化瓦解措施产生了效果。美国政府一方面与日本政府配合,以看得见的形式归还一小部分驻日美军基地,另一方面通过将边野古基地建设和美军移师关岛捆绑在一起,又给边野古基地建设注入了新砝码。

第三,自卫队的防卫力量建设和边野古基地建设的步伐很有可能加快。自卫队计划在宫古岛建设一个地对舰、地对空导弹基地,计划在石垣岛布置500-600人规模的警备部队和地对空、地对舰导弹部队。而这些计划的实施,必须要办理基地建设征地和开工建设等手续,支持这些计划的市长候选人当选,无疑有助于推进这些计划的实施。日本自卫队加强在冲绳地区布防以及美军边野古基地的建设,会对中国周边安全造成压力。

2018年10月,玉城丹尼在翁长雄志因病离世后临危受命,以明显的优势战胜日本政府和自民党支持的佐喜真淳,成功当选冲绳县知事,重新团结起了反基地搬迁势力。玉城丹尼的身世使他与美方沟通时会相比其他知事更便利,但冲绳基地问题涉及美国亚太战略,也涉及日本国家利益和日美安全合作,且有诸多制度阻力,在这种情况下玉城会有多大作为还有待观察。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