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0 00:39:0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汤立斌
核心提示:自翁长雄志2014年底担任县知事以来,在冲绳反基地斗争中虽取得了很大成绩,但可用的有效手段似乎越来越少,难以回应县民对他的期待。其中原因很多,主要还是存在制度上和结构上的制约因素。

冲绳反基地斗争:雷声大雨点小

自翁长雄志2014年底担任县知事以来,在冲绳反基地斗争中虽取得了很大成绩,但可用的有效手段似乎越来越少,难以回应县民对他的期待。其中原因很多,主要还是存在制度上和结构上的制约因素。

按照日本地方自治法的规定,冲绳县在美军驻冲绳基地问题上没有决定权。1999年在修改地方自治法时虽然将国家与地方公共团体的关系由原来的“上下主从”关系调整为“对等、合作”关系,但在该法第一条第1款之下又增加了一个新条款。第一条第1款规定了地方政府的权利,即“地方公共团体以增进住民的福祉为基本工作,在地方上自主性地承担广泛综合性的行政工作”。第2款则对国家与地方政府之间的关系做了如下表述:“为了实现前款之目的,国家要负责其作为国际社会上一个国家的存在与发展的事务,……其他本应由国家来承担作用的事情应由国家重点承担,与住民切身相关的行政尽量委托给地方公共团体来施行,国家与地方公共团体之间要进行适当分工。关于策划、制定地方公共团体制度以及政策的实施,地方公共团体须充分发挥自主性和独立性。”而在1990年讨论地方分权改革基本方针的《关于推进地方分权的答辩》中,国家生存和发展相关事务给出的例子是“外交、防务、货币、司法等”。也就是说,因冲绳基地问题牵涉日本的外交、防务的根本,冲绳方面没有决定权,几乎没有多大发挥主动性和自主性的空间。

日本政府通过经济杠杆和政党工作,大力扶植反翁长派的力量。譬如,在至关重要的名护市市长选举中,得到了中央政府支持的渡具知武丰在选举中呼吁利用中央政府的美军整编补助金来建设城市、充实医疗和教育。在渡具知武丰当选后,中央政府随即宣布重启稻岭进任市长后长期停发的补助金。

据防卫省称,名护市在稻岭进担任市长前的2007-2009年度,总计从中央政府接受了约17.7亿日元的补助金。中央政府开始讨论从2019年开始提高,包括拨给冲绳县名护市在内的冲绳北部12个市町村的振兴事业预算额度的方案。北部冲绳振兴事业是内阁府管理的冲绳振兴预算的重要组成部分。1999年时任县知事的稻岭惠一和名护市长岸本建男均认可边野古搬迁方案,而作为条件之一提出了中央政府设立“北部冲绳振兴基金”,帮助冲绳北部地区完善硬件设施、扩大就业。该基金与交给县里的交付金不同,国家直接把钱交给12个市町村构成的事务小组,而事务小组的理事长按照惯例由名护市长担任。中央政府从2000年度开始10年间筹措1000亿日元的预算。此后,这一制度进一步延长,直至2021年度,至少每年要确保投入50亿日元。

为了给政府支持的候选人拉票助选,中央政府还向冲绳县接连派出了执政党干部和阁僚到当地做工作,全力迎战。同时,中央政府趁2016年底冲绳县在法庭斗争中败诉的契机,加快推进填海造地和护岸工程建设进程,反复制造既成事实,在冲绳县民中制造已无法改变的认知。

 


(资料来源:《每日新闻》2018年4月17日)


美配合日本政府缓解冲绳县民反基地情绪

美国方面积极配合日本政府,争取缓和与冲绳县民的紧张关系。第一,2017年1月规定在《日美地位协定》中关于“驻日美军工作人员”范围的问题上,日美间达成了“补充协定”,以图通过制定有法律约束力的文件,缓和冲绳民众对美军基地的抗议情绪。这是继2015年签署有关驻日美军基地内环境调查的补充协定以来,围绕《日美地位协定》的第二个补充协定。按照这份补充协定的规定,将原本定义模糊的“美军工作人员”划分为八类,包括以美国政府预算雇佣的平民、在美军船舶等场所工作的平民、与美军签约的承包商等。美方有责任定期向日本政府通告美军工作人员的姓名及雇主等信息。然而,如上表所示,据冲绳县调查,同为二战战败国的德国和意大利与美军签订的地位协定,和日美间的地位协定迥然不同。

第二,以看得见的形式落实美军基地的归还。继2016年底实现美军北部训练场部分归还后,2017年7月底,美军归还普天间机场(共约481公顷)中的一部分,约4公顷土地。

第三,美方同意将驻扎在冲绳的约19000名海军陆战队员中的9000人转移到美属关岛,但前提条件是这一转移行动要放在边野古基地建成之后。而实际上,2012年日美两国政府已达成协议,边野古转移和美国海军移师关岛要分开进行。现今,美国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出现了微妙变化。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还出现了日美联手从内部分化冲绳县民的事例。从2017年起,外务省每年从冲绳高中生和大学生中选几十人组成访美团,以促进他们对驻日美军基地的理解。

总之,冲绳在美国的亚太战略中占有重要地位,同时作为日美安保战略的重要一环关涉日本国家战略利益。按照日本地方自治法的规定,因为涉及外交、防卫等问题,冲绳方面在基地问题上没有决定权。因此,尽管翁长上任以来围绕基地问题展开了法律战、宣传战等一系列积极的抵抗方式,也未能从根本上改变冲绳基地问题的本质和走向。相反,在翁长雄志在任后期,日本政府对内通过政党工作大力扶植反翁长派力量,通过经济杠杆争取冲绳县内利益相关者的支持,从内部分化瓦解冲绳民众的抵抗态势。日本政府对外通过与美国沟通合作,以一些看得见的和一定程度的“归还”方式,展现美国和日本政府在基地问题上的积极态度,缓和冲绳民众的愤怒情绪;通过推进冲绳青年访美,来促进冲绳民众对美军驻留冲绳的理解。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