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0 00:39:0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汤立斌
核心提示:自翁长雄志2014年底担任县知事以来,在冲绳反基地斗争中虽取得了很大成绩,但可用的有效手段似乎越来越少,难以回应县民对他的期待。其中原因很多,主要还是存在制度上和结构上的制约因素。

作者按:战后以来形成的冲绳基地问题的核心特征是,冲绳归还日本后冲绳美军基地的性质由“占领式”转为“租借式”;日美冲三方博弈的基本政治构架没有发生本质变化,冲绳与日本本土之间存在结构性差别。2014年底翁长雄志当选冲绳县知事以来,摆出了与中央政府对抗到底的姿态。不过,从总的形势看,由于中央政府支持派纷纷担任冲绳县内主要市的市长,自卫队在冲绳的防卫力量建设和边野古基地建设的步伐有可能加快。本文将在剖析冲绳基地问题核心特征的基础上,分析2014年以来围绕冲绳基地问题上的日美冲三方博弈过程,进而讨论其对冲绳未来政治生态及周边安全的影响。

作者:唐永亮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

参考消息网2月9日报道 2013年时任冲绳县知事的仲井真弘多背弃竞选宣言,用基地补充金换取边野古施工许可证,使他失去了冲绳民众的信任,在2014年底举行的冲绳县知事选举中被反对普天间基地搬迁至边野古的翁长雄志打败。翁长自当选冲绳县知事后,摆出与中央政府对抗到底的姿态,直至2018年8月病逝。厘清翁长就任冲绳县知事以来围绕冲绳基地问题的日美冲三方政治博弈,对于讨论未来冲绳的政治生态是必要的前提。

冲绳诞生反基地新“代言人”

2017年初至2018年5月,冲绳县内举行了七场市长选举,翁长一方支持的候选人除了2018年1月南城市市长选举中取胜外,连续经历了六连败。

即使在翁长雄志的大本营——那霸市的情况也不容乐观。2017年7月举行的那霸市市议会选举中,支持翁长的阵营未能获得半数议席。那霸市议会定额为40席,改选前有5个议席空缺。经过选举后,翁长支持派从20席减少至18席,不支持的议席从5席增至9席。其中,支持翁长的由脱离自民党议员组成的“新风会”3名现任议员中只有1人当选。

从县民意识来看,“全岛一致”的神话似乎已被打破。中央政府抓住翁长一派在宫古岛市、浦添市、宇流麻市、名护市、石垣市、冲绳市的市长选举中的接连失利,指出冲绳内部并非铁板一块地反对在边野古建设美军基地。而据《冲绳时报》4月22日至23日与朝日新闻社和琉球朝日广播(QAB)共同进行的冲绳县民意识调查结果显示,反对美军将普天间机场搬迁至名护市边野古的受访者占61%。赞成的受访者占23%,支持翁长的受访者占58%,不支持的受访者占22%。

原本对翁长阵营极其不利的局面却因身患胰脏癌的翁长在2018年8月8日病逝而发生了转机,某种意义上这大概也是对翁长献身冲绳基地斗争事业的一种告慰。由于翁长的突然离世,原定11月18日举行的冲绳县知事选举提前到9月30日举行。

冲绳县知事选举结果直接影响着驻日美军基地搬迁计划、日美安保合作等重大课题,安倍政府极其重视。执政的自民党和公明党第一时间推举了美军普天间机场所在地的宜野湾市前市长佐喜真淳参选,而翁长雄志率领的反基地阵营最终选择了玉城丹尼。

9月30日举行的冲绳县知事选举中,玉城继承了翁长遗志——反对搬迁驻日美军基地,以8万多票的优势,击败了佐喜真淳,成功当选冲绳县知事,任期4年。玉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既在冲绳体会过孤岛所处的严峻现实,也在东京的舞台上俯瞰过日本全貌。这些经历有助于他将冲绳的声音更好地传递到日本全国。这位日美混血新知事的诞生,既反映了冲绳民众反对美军基地的主流声音,也是对安倍政权长期漠视冲绳民意的强烈反弹。

玉城赴任后,主要做了以下工作:第一,计划就美军基地搬迁问题,举行全县民投票。第二,赴美访问。玉城自2018年11月11日从东京羽田机场出发,开始就任后对美国的首次访问,直接向美方民众、政府官员和议员表达冲绳民众反对新建美军基地的心声。第三,与日本中央政府交涉。2018年11月19日,日本冲绳县政府围绕美军普天间机场搬迁至边野古一事向国土交通相提交了辩解书,针对中央政府作为对该县撤销边野古沿岸填海造地许可的对抗措施、依据《行政不服审查法》提出的审查请求进行辩解。同时,冲绳县政府还在准备向总务省的第三方机构“中央地方纠纷处理委员会”提出审查要求。

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美国国务院官员告诉《琉球新报》记者,在他看来,玉城当选得益于“他令人印象深刻的人生轨迹和对(已故)前知事翁长雄志的同情票”,然而他除了从翁长那里继承的反美军基地战术外,并没有新的招数,因而冲绳基地状况不会发生变化。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