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03 13:18:57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闫齐
核心提示:文章认为,对于民主国家尤其是欧洲的民主国家来说,现在最紧要的是消除美国退出的所有影响,因为它的这一举动让世界变得没有秩序、没有领导,同时给其他国家开启了广阔的空间。

【延伸阅读】德媒评述:没有共同方向 欧洲呈现更深裂痕

参考消息网1月3日报道 德国《南德意志报》网站2018年12月25日发表题为《欧洲走向何方?》的文章称,距离欧洲议会选举还有半年时间,现在观察欧盟,会发现一幅矛盾画面:欧盟似乎陷入困境,它不再处于2015年前后的持续危机中,也不再面临崩溃的直接威胁。但也看不到任何进展,因为其成员国没有共同前进的方向。东欧和西欧在移民和法治问题上、北欧和南欧在经济政策问题上,裂痕越来越大。

文章指出,欧盟各成员国内部也是如此。传统大党受到侵蚀,全球化和移民使人产生对社会地位下降的恐惧和不安全感,右翼和左翼民粹主义者借助社交媒体成功将这一裂痕加深。

难民问题没有进展

文章称,12月中旬最新一次欧盟峰会表明了难民危机在政治上几乎没有进展。在将欧洲边境管理局扩展为一支真正的欧洲部队的问题上,各国政府首脑只是呼吁“快速结束谈判”。而在极有争议的《都柏林协定》改革问题上,即是否以及如何在欧洲分配难民方面,只是呼吁“进一步努力”。意大利、德国等国要求欧盟所有国家承担强制接收份额。中东欧国家表示拒绝,希望通过其他方式予以弥补。

文章称,此外,政治领导人们沾沾自喜,因为他们的政策促使“已查明的非法越境人数回落到危机爆发前水平,并且总体下降趋势仍在继续”。从总体上看,2018年涌入的难民人数虽然明显低于2015年,但高于2017年。

文章认为,2019年,僵持局面预计仍将持续。要解决这个问题,要么东欧人让步,要么默克尔这样的配额支持者让步。但两种情况都不太可能出现。必要时,可能会如欧盟委员会建议的那样,将无争议部分从难民协议中剥离并予以通过。

欧元区共同预算不足

文章指出,共同货币所面临的情况和难民政策如出一辙。马克龙提出的欧元区共同预算将作为欧盟预算的一部分出现。对于这笔预算,马克龙设想的是数千亿欧元,默克尔希望至多不超过500亿欧元,其他人则希望更少甚至为零。

文章提到,一些专家认为,这笔预算数额过低,预计难以解决欧元货币联盟的基本问题,即欧元区各国经济的异质性。永久分配机制或能创造平衡,但不少国家政府坚决反对,特别是以北方国家为主的群体,它们在荷兰领导下结成了“新汉萨同盟”。

文章称,2019年6月前,欧洲稳定机制也将扩大。它应在评估成员国经济和财政状况的过程中加强与欧盟委员会的合作,并在监督危机应对方案执行方面发挥更大作用。

布鲁塞尔欧盟政策中心的法比安·祖莱格说:“这些协议完全不足以使欧元防范危机,但这毕竟是第一步,2019年可能还会有小幅进展。”

英国脱欧前景不明

文章指出,英国脱欧的情况极度混乱。英国与欧盟的退出协议已谈判达成,只需英国议会批准。鉴于确定会遭遇失败,英国首相特雷莎·梅不会考虑在12月安排投票。下一时间预计是2019年1月14日——届时距离英国3月29日退出欧盟仅剩两个多月。欧盟已明确表示,不打算再修改协议文本。如果梅失败,英国不可控脱欧的可能性将变大。那将给英国人的经济生活和日常生活带来极其消极甚至混乱的后果。祖莱格认为,英国所有议员心中都有这一“恐怖场景”,因此可能会选择相对较小的麻烦,即有序退出。这至少比经常提及的取消脱欧的可能性更大。

民粹将渗透欧洲议会

文章称,至少从民众角度看,2019年最重要的政治事件是将于5月底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民调显示,中间党派的弱化将使右翼民粹主义者受益。布鲁塞尔的具体政策大概不会受到过多影响,因为右翼势力尚无力在那里实施阻挠。充其量在贸易政策等极具争议的问题上,亲欧力量承受的压力或将增加。在各个成员国,欧洲议会选举结果则可能引发政治变革。

文章提到,值得注意的是,“领衔候选人”制度能否得到延续。欧洲议会选举后,只有各大党团都明确支持同一名欧盟委员会主席候选人时,这才可能实现。而欧洲议会选举可预见的赢家、欧洲人民党提名的曼弗雷德·韦伯能否成为欧盟委员会主席,仍悬而未决。欧洲议会中的很多同行反对这位基社盟政治家。

(2019-01-03 13:24:53)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