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03 13:06:4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闫齐
核心提示:文章称,美中经贸谈判的走向,有可能对将于今年春季开始的日美货物贸易协定(TAG)谈判产生影响。

【延伸阅读】贺平:日本自由贸易战略变迁中的国家身份定位

作者 复旦大学日本研究中心副教授 贺平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日本学刊》供参考消息网特稿

复旦大学日本研究中心副教授贺平在《日本学刊》2019年第1期发表《国家身份与贸易战略:21世纪的日本自由贸易战略变迁》(全文约2.4万字)。

贺平认为,当前在安倍晋三政权下,日本在自由贸易战略上主要表现为相互交织的三个国家身份:“核心”、“主导”和“桥梁”。其中,“核心”是前提和基础,“主导”和“桥梁”则分别是其在政策议题和伙伴关系上的突出表现。这一国家身份的成形过程始于2010年前后,在自民党重新执政后不断加速并初具雏形。其背景主要有三个方面:国际贸易政治的风云变幻将日本推到前台;雄心勃勃的自由贸易战略是安倍政府大国志向和长期政权的重要体现;国内经济社会变化的长期积累是日本国家身份跃进的根本基础。

21世纪以来,日本在自由贸易战略上所展现的国家身份定位经历了三个彼此关联的重大转变:在机制建设上,变消极追随者为积极引导者;在规则体系上,变后续接受者为前期塑造者;在议题设置上,变被动防守者为主动进攻者。这些转变并非一蹴而就,仍处于变化过程之中,远未定型,但从CPTPP、日欧EPA等阶段性成果来看已初见端倪。

在此进程的作用下,当前日本在自由贸易战略上主要存在相互交织的三个国家身份设定:“核心”、“主导”及“桥梁”。其中,“核心”是指在全球贸易和投资规则制定中居于“轴心”地位,尽可能地参与主要诸边或双边EPA,从而在各个协议的国别重叠部分始终位于焦点。“主导”是指在各个EPA谈判中起引领作用,努力提高其一体化深度和市场开放的雄心水平。“桥梁”是指在发达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之间、在亚太等不同区域之间起连接、中介、传导的作用,能够最大限度地反映、协调、平衡各方的共同利益。这三个身份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核心”是前提和基础,“主导”和“桥梁”则分别是政策议题设置和伙伴关系上的突出表现。与欧美相比,无论是在全球议程设置还是在经济自由度上,日本要想实现真正的“主导”或“超越”仍具有相当的难度。因此,对日本而言,基于一定“主导”作用的“桥梁角色”事实上是最能体现其比较优势的身份设定,亚太地区则是检验和实践这一定位最为重要和邻近的地区。考虑到与中国、印度、东盟等核心新兴经济体的地缘经济关系,与欧美相比,日本在发挥“桥梁作用”上确实更具优势。这在RCEP和CPTPP等谈判中已经有所体现。

传统的研究认为,日本的EPA战略从相对低调到更为激进的转变过程中,有两个因素尤其重要,即财界院外游说的强度大小以及贸易决策的集权程度高低。不可否认,这两个因素不容忽视,但在观察2010年之后日本自由贸易战略的纵深发展时可以发现,一系列新的因素也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特别是从安倍政府自由贸易战略中的国家身份演进来看,离不开下述三方面的特殊背景。

(一)国际贸易政治的风云变幻将日本推到前台

TPP等“巨型FTA”起步之时,正值发达经济体试图走出金融危机阴影、美国奥巴马政府推出“亚太再平衡战略”、中日关系震荡下行的时期,这些国际环境的重大变化要求日本在经贸领域更加积极有所作为。而特朗普执政之后国际和地区局势的剧烈动荡,使日本在经贸领域陷入前所未有的复杂态势,也使其战略决断面临某种意想不到的“机遇之窗”。

早在美国尚存于TPP时,日本国内就有声音,主张日本应跳出“脱离美国”或“以美国为基轴”的传统二元悖论,从“全球参与者”的角度塑造更为积极主动的外交。特朗普成为美国领导人后,相继做出了退出TPP、暂停“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TTIP)谈判等决定。美国的缺位,不但对其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造成巨大打击,而且造成了某种“战略真空”和区域领导力的匮乏。在特朗普政府奉行一国优先的保护主义乃至孤立主义、国际经济秩序缺乏真正领导者的背景下,日本渐渐不乏“舍我其谁”的冲动。在贸易、投资、物流、信息等各个方面成为世界的“核心”,由此成为“提高日本存在感的首要捷径”。特别是加入TPP,使日本提高了在实践和推广经济自由化中的“可信度”或领导力,从而变身为一个FTA网络中的“支点国家”。而在从TPP向CPTPP转变的关键节点上,日本非但没有在原有条款立场上趁机退缩,反而力劝加拿大、越南等犹豫摇摆的国家。有观点认为,日本不过是替美国走到前台摇旗呐喊、缺乏主体意识的“代理人”。这恐怕仍是传统印象的延续,并不能反映最新的变化。可以看到,自特朗普政府退出TPP之后,日本一直试图在敦促美国重返TPP上施加“伙伴压力”。日本甚至希望,通过CPTPP、日欧EPA等自由贸易协定和区域一体化进程的发展,间接促使美国重返自由贸易体制、弱化其保护主义倾向。

安倍晋三明确表示,TPP作为亚太自由贸易圈的最初核心,日本在其中担负起“主导性作用”具有重要意义。随着美国退出TPP的阴云密布,在2017年底的第192届日本国会中,安倍将参与TPP的意义进一步提升,将日本“牵引自由公正的贸易投资规则”视为其“阻止保护主义蔓延的使命”。也正是在这一届国会上,日本通过了对TPP的国内立法审议。2018年7月17日日欧正式签署EPA之后,安倍在记者招待会上再次强调,在保护主义日益泛滥的当前情况下,这一EPA充分展示了日本与欧盟作为“自由贸易的旗手”“领导世界的坚定政治意志”。

不难发现,自由贸易的身份或形象往往超越纯粹的经济范畴,而具有政治象征意义、价值导向乃至意识形态色彩。这也是美欧日贸易部长频繁举行三边会晤,商讨世界贸易规则走向和世界贸易组织改革的重要背景。同时,在自由贸易中,“中枢”的意义在于政策扩散。美欧日等少数国家先行确立的议事日程、核心原则、谈判模式、具体规则将成为其他国家后续实践不得不参照的模板。日欧EPA谈判与TTIP、TPP等谈判并行的姿态,充分反映了日本与其他发达经济体力图把握规则制定先导权、进而向他国输出规则的强烈意向。除了严格的EPA等形式外,在电子商务、汽车关税减让等特定议题上,日本也正在谋求与韩国、加拿大、墨西哥等拥有相近立场的国家构建某种“志同道合的协议”,从而在规则制定中占据先机和主动。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