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30 09:34:5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汤立斌
核心提示:文章称,如果失败的西方应该借鉴些经验来帮助自己摆脱目前的混乱局面,那他们应该想想借鉴些什么。

由于欧洲和美国政府经常试图将其民主制度输出到世界其他地区,所以佩曼要求我们考虑西方该如何借鉴中国规划和实现目标的方式。他描绘了西方民主制度迷失方向、受到短期思维阻碍以及选举周期带来制约的图景。在竞选过程中,西方领导人大谈变革,选民们似乎也对此迎合。但是,几乎没有人提出实现变革的路线图或脚本。在一个充斥“老掉牙的思维、简单化的口号和换汤不换药的政策”(这是佩曼的说法)的体系中,政界人士未能确定现实的优先重点。

由于唐纳德·特朗普的出现和欧洲共同构想的破灭造成了不确定性,我们不能忽视佩曼的观点。而且,关于威权主义抬头的言论太多了,所以我们不能忽视他对中国制度的挖掘。有些人曾经坚信,负责任的民主制度标志着社会发展的终点,但中国的制度向他们提出了挑战。

中国变得富裕而自信。该国建立了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外汇储备。在2016年之前的10年里,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100%以上,而美国、欧盟和日本分别为12%、5%和3%。

佩曼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是在亚洲度过的,他做过记者、银行业者和顾问。他见证了中国的转变——领导人现在把儒家思想的信条融入了国家制度中——这是个完美的结合。孔子是2000多年前的政治家,蓄着长须,穿着飘逸的长袍,目光深邃。他强调等级、群体以及对年龄、传统和文化的尊重,以支撑自己的善政概念。儒家思想注重节制和妥协,西方往往是在听取双方响亮而激烈的争论之后才做决策。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