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9 00:32:0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贾元熙
核心提示:文章称,“美国优先”只会让问题更加复杂,美国当前的挑战在于能否找到一种得到大多数美国人支持的负责任的外交政策。

第三,如何推动中美关系稳定发展?在世界发展变化的关键时期,包括中美在内的世界各国,都面临如何认识、如何应对的问题,都需要全面审视国家和国际战略,冷静慎重作出决断,都有一个调整、磨合、“试错”的过程。在战略焦虑期内极易产生猜忌、误判、冲动和盲动,需要采取一些有针对性的举措。

一是保持战略定力。大国关系和大国战略,关乎世界和国家间的战略稳定,大国乱则天下乱,在世界大变局中更是如此。首先,中美关系应保持连续性和稳定性,容不得情绪化误判、对抗性处置和颠覆性破坏。乱局之中要有点定力和耐心,几十年、几代人共同培育的中美关系,怎么能说否就否、说变就变呢?更何况如果对变动中的战略环境评估错误,对主要威胁认定错误,对战略目标设置错误,对别国战略文化和战略意图理解错误,就会造成战略和政策选择错误,结果事与愿违、背离初衷。看不准、议不清的先放一放,不要急于乱扣帽子、乱贴标签、乱打棍子。

其次,当前应以稳定中美关系为首要目标,维护两国关系的政治经济基础和总体框架,发挥大国关系稳定机制的正常作用,发挥大国磋商合作在国际事务中的稳定器作用,元首引领、战略对话、各层级磋商等机制都在,关键的时候更要用起来。

二是管控矛盾分歧。两国关系调整调适有个过程,期间对矛盾分歧的管控更显重要。首先,要健全各类危机、摩擦管控机制,包括信任措施、通报制度、热线电话、应急管理等等,加强自律自敛,把误判、意外和失控降到最低,严防摩擦升级、矛盾激化。其次,要善于应对和拆解矛盾,是什么层面的问题就在什么层面解决,着力克服中短期突出的摩擦纠纷,防止扩大化和复杂化。再次,经贸问题结合各自发展需要,坚持按照国际贸易规则谈判解决问题,找到彼此关切的契合点和双方利益的平衡点,各自作出最大的努力,妥善处理和管控好贸易争端。全球化时代的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是按比较优势和市场规律形成的,各国企业都有自己的算盘,搞什么“脱钩”和“排他”,既实现不了,更是损人不利己。中国领导人反复强调,中国将坚定不移走对外开放之路,会继续遵守多边贸易规则,积极推进国际化、市场化、法治化及改革开放,因为这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和世界的发展潮流。再次,要警惕和约束抱有罪恶企图、蓄意损害两国关系的言行,避免形成两国社会舆论的对立情绪。

三是扩大协调合作。要加固而不能削弱中美关系的战略基础,这就是在共同利益、共同挑战、共同问题、共同关切上的协调合作。首先,在全球、地区和热点问题上,在反恐、防扩散、网络安全等非传统安全领域,加强双边、多边沟通磋商协作,保持互信基础和合作根基,做足维护共同利益、应对共同挑战、解决共同问题的文章。越是出现问题,越是要保持沟通,积累和扩大共识。其次,在存有疑虑的亚太地区和“一带一路”建设等方面,要积极探索双边互动和联动模式,在低敏感度的非传统安全和经济领域,协同提供公共产品,扩大国际参与和合作,做大共同利益的“蛋糕”。

四是开展共同研究。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打破“修昔底德陷阱”的魔咒,既是历史难题,也是关乎两国及世界和平未来的重大使命,需要两国甚至更多国家的政界、学界精英携手合作加以破解。首先,要加强高层次、专业化智库间实质性的交流合作,支持各方有影响力的人士及智库建立稳定的对话机制,持续深化战略解读,有针对性地解疑释惑,积累和扩大彼此共识,减少误解和误判,采用各种形式,形成符合两国和世界根本利益的战略与政策建议,为稳定和发展中美关系提供理性慎重的智力支持。其次,各国学界是时候对传统国际关系理论进行集体反思了。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要好好想想历史上导致国际关系灾难性后果的乱局,哪些是人为“设计”和误导出来的。如果不突破历史和文化的局限性,还把全球化时代的人类社会看成霍布斯式的丛林世界,还把相互依存交融的竞合关系看成零和博弈的对抗厮杀,还把军事和安全战略作为主导性大战略来处理国际关系,势必会从“假想敌”的战争与对抗视角定位定性国际关系,那样世界将永无和平安宁之日。再次,面对世界变局乱局,各国有识之士要在社会的焦躁不安中保持冷静和定力,在世人的嘈杂喧闹中发出理性的声音,在变局的关键时期指出睿智的和平之路,积极引导社会舆论,支持各国政府平衡好世界转型调整期内极端思想和强势利益集团的撕扯,管控住战略焦虑期内彼此间的矛盾分歧,维护住世界和平和大国关系总体稳定的局面。

在这些方面,“北阁对话”应该也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