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9 00:32:0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贾元熙
核心提示:文章称,“美国优先”只会让问题更加复杂,美国当前的挑战在于能否找到一种得到大多数美国人支持的负责任的外交政策。

【延伸阅读】裘援平:努力维护大国关系总体稳定的局面

作者裘援平,全国政协常委、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理事,曾任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主任、中央外事办公室副主任等职。

本文是作者在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2018年10月20日召开的第五届“北阁对话”年会上的发言提纲。

本次对话的主题“亚欧地缘战略竞争与中美关系”,是一个有全球性影响和现实性意义的战略安全话题。在具体的地缘战略案例背后,涉及到对世界大变局怎么看的问题,也回避不了“中美关系怎么办”的思考。在座大多是各国前政要和重量级专家学者,我想简要谈三点看法与各位探讨。

第一,大国竞争真的是国际安全的首要威胁吗?基辛格博士认为,世界正在发生数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大国在重大历史转折关头,首先要对国际形势和世界发展趋势做出正确判断,目光短浅、急功近利,凭主观臆断、逆潮流而动,会导致难以挽回的战略误判和战略失误,殃及世界和国运。

什么是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大势?我以为,一是冷战后数十亿人口进入并形成世界统一大市场,世界经济整合融合发展大势呈现,经济全球化进程难以抗拒;二是受世界发展不平衡规律影响,国际力量必然发生消长变化,世界多极化趋势阻挡不住;三是各国相互依存利益交融加深,安危与共的“地球村”逐渐形成,人类面临的共同问题和共同挑战日益增多;四是科技和产业变革深刻影响世界,改变着国力增长方式、国际竞争内涵和传统战争形态,世界大战和大国对抗一损俱损、没有赢家。在相互依存、利益交融的捆绑下,大国关系的性质和内涵与冷战热战时期大不相同,面对全球化时代关乎自身与人类生存发展的共同威胁与挑战,大国关系的内在和外在要求是竞争与合作并存,合作的现实与空间远大于竞争。

然而,有人却无视世界的发展变化,坚持循着权力政治、零和博弈等传统思维,不对全球化时代基于共同利益的国际关系能否从“零和”发展为“正和”、大国和国际关系中普遍存在的竞争是否就是对抗性的并必然导致冲突等根本性问题进行严肃的历史性反思,就认定大国竞争已取代恐怖主义及其他挑战,再度成为国家安全和国际安全的首要威胁。

这是全球化时代国际关系的核心问题之一,大逻辑的起点错了,就全都错了。

第二,中美关系出现断崖式变化正常吗?如果继续套用霍布斯式的“丛林法则”,按图索骥地在“你死我活”、“非黑即白”的有限战略模式中做选择,就必然会人为树立甚至制造“对手”、“敌手”,也把自己拖入无底深渊。在世界大变局中,大国关系、中美关系稳定与合作是何等的重要!但不幸的是,在推己及人的迷茫、失落、焦躁和偏激情绪的驱动下,在还没有想好怎么看待、如何应对世界变化的情况下,中国被无辜当作宣泄对象和替罪羔羊,被美国草率地贴上“主要战略对手”,甚至还是“全球性、全方位、主要战略竞争对手”的标签,实行30多年的中美关系战略框架被否定,支撑中美关系长期发展的“压舱石”被撼动,取而代之的是贸易战等对抗性施压手段。世界上最重要的一对大国关系就这样出现非正常、非理性的颠簸,发生断崖式的变化,引起两国人民和国际社会对中美是否会走向新冷战、掉入“修昔底德陷阱”的担忧。这真是令人不解和惋惜。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