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4 16:11:20 来源:参考消息网 作者:闫齐
核心提示:专家认为,以色列基于自身利益考虑,在靠紧美国这棵“大树”的同时,也需要处理好与中国这个未来经济大国的关系。然而,美以同盟关系决定了中国与以色列进行深度合作的空间是有限的。

【延伸阅读】以色列前外长:全球冲突极端年代可能重现

参考消息网11月28日报道 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11月20日刊载以色列前外交部长什洛莫·本·阿米题为《新极端年代中的全球冲突》的文章称,当今世界面临的挑战对于20世纪的人们来说是不可想象的。但基本的政治发展态势却是人们非常熟悉的。现在我们应该评估这些态势预示着什么,并严肃对待历史的教训。

文章称,已故历史学家埃里克·霍布斯鲍姆把20世纪描述为“极端的年代”。霍布斯鲍姆后来预言,未来会成为过去和现在的延续,其特点是“暴力的政治和暴力的政治变革”,以及“社会分配,而不是增长”。

民族主义撕裂社会

文章认为,历史经常前后呼应。如今,就像20世纪一样,民族主义正在撕裂社会,分裂昔日的盟友,方式是煽动对“他者”的敌意,为有形的和法律上的保护主义壁垒辩护。大国在很大程度上重新采取冷战时期的姿态,在心理上——甚至可能是在军事上——为公开冲突做好准备。

文章称,正如霍布斯鲍姆预测的那样,急剧增长的收入不平等现象成为民族主义和反全球化情绪增多的主要原因。欧洲十年来一直坚守紧缩政策,削弱了福利国家的基础,促使数百万选民投入民粹主义者的怀抱。这证明糟糕的经济状况与政治极端主义之间存在联系,而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就强调了这一点。

文章称,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今的政治越来越像20世纪的事态发展,一大原因是人们担心重蹈“大萧条”的覆辙——这种担忧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出现,因为这场金融危机令人想起1929年的股市崩盘。

文章称,但紧缩政策走得太远,使得反体制的政客们能够利用经济上的困难来赢得支持。许多主流政党为了在选举中具有竞争力,都偏离了中间路线,导致整个政治领域变得越来越两极分化。

政治走向趋于极端

文章认为,这种趋势出现在美国,在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下,共和党基本上已经没有温和派。在英国也一样,在杰里米·科尔宾领导下,更加激进的工党面对着被脱欧极端分子绑架的保守党。

文章称,在意大利,主流政治力量在选举中失败后,民粹主义的五星运动和民族主义的联盟党团结在一起组成摇摇欲坠的执政联盟。

文章称,在德国,巴伐利亚州和黑森州的一批批选民抛弃了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的中右翼基督教民主联盟及其姊妹党基督教社会联盟。绿党获得了较为温和的社会民主党的选票,而极右翼的德国选择党赢得大量选票。由于中间派力量遭到削弱,德国继续充当统一欧洲支柱的能力岌岌可危。就连德国有朝一日可能再度由激进的领导人统治的想法都不再像以前人们认为的那样牵强。

文章认为,随着多个民主国家放弃温和的态度,滥用权力的现象正在增加,社会和政治的紧张局势正在加剧。

和平体系不堪压力

文章称,这些事态发展构成的风险并不局限于有关国家。维护相对的世界和平——或至少避免国家之间的大型战争——取决于牢固的联盟,还有领导人是否认识到他们手中的武器可能造成多大破坏。但是,随着短视、激进和缺乏经验的人获得越来越大的权力,这两个防止战争的支柱被削弱了。

文章称,事实上,世界和平的体系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在俄罗斯与北约国家的边境附近出现了自冷战以来最大规模的军事集结。

文章称,更糟糕的是,特朗普让美国退出了《中程导弹条约》,打破了世界几十年来在核军备控制方面取得的进展。特朗普似乎希望通过威胁“发展核武器”,来迫使俄罗斯与其达成新协议,但他不太可能成功。

全球挑战多样难控

文章称,世界所面临的风险还由于没有得到足够监管的新技术而加剧。网络战已经成为日常可见的现实;事实上,随时都有可能发生针对北约国家的网络攻击,一旦出现将触发北约的共同防御保障机制。同样,由于没能压服反对意见,联合国到目前为止还未出台针对基于人工智能的致命性自主武器的监管法规。

文章称,随着气候变化的影响加剧,暴力冲突的风险还会继续增加。除常见问题外,中东和非洲的大规模荒漠化将带来饥荒,其规模将远超20世纪发生过的饥荒。人类迁移的数量激增,争夺资源的斗争将加剧。

文章认为,当今世界面临的挑战对于20世纪的人们来说是不可想象的。但基本的政治发展态势却是人们非常熟悉的。现在我们应该评估这些态势预示着什么,并严肃对待历史的教训。

(2018-11-28 15:04:00)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