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0 14:01:07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闫齐
核心提示:2019年,民粹主义时代进入了新阶段,这个阶段将空前地考验民粹主义及其意识形态对手——战后体制下的自由主义——的吸引力。

民主制度隐忧浮现

文章称,对于民粹主义者最积极挑战的自由主义观点,即民主国家必须向外来者提供权利和保护,民众始终存在一些不安情绪。西方民粹主义者已经显露出这种不安,并为之发声。他们赢得了足以迫使世界听取他们意见的选票,从而为西方选民明确拒绝自由主义的约束开辟了空间。

文章称,边境危机不管是真实存在还是想象出来的,都非常适合传递这一信息。它们凸显了人们对自由主义最反感的一些方面:承诺保护外来者,要求各国牺牲主权,软化以种族来定义的固有民族特性。

因此,也许当英国脱欧强硬派或巴伐利亚民粹主义者大肆渲染可能显得很夸张的边境危机时,他们是在阐述规模虽小但忠心耿耿的基础选民的更深层忧虑。

文章认为,这或许足以让他们留在国家立法机构和全国对话中。即使西方民粹主义者永远不会超越2016年的巅峰,他们仍将处于一个强有力的位置,挑战自由主义在战后对西方民主国家的控制。

文章称,研究民主制度的学者说,战后的自由民主制度资历尚浅,不知道它能否经受住这些挑战。我们或许可以将2016年视作与一次性危机相关的民粹主义小插曲,或从内部削弱自由民主制的开端。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