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0 14:01:07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闫齐
核心提示:2019年,民粹主义时代进入了新阶段,这个阶段将空前地考验民粹主义及其意识形态对手——战后体制下的自由主义——的吸引力。

但民调显示的却是两码事。自难民危机2015年年底开始缓和以来,瑞典民主党的支持率始终没有提高。该党去年的得票率仅略高于荷兰极右翼民粹主义者在2017年大选中的得票率,这被视作该运动遭受的一次令人失望的挫折。

文章称,瑞典的经历可能表明,西方民粹主义者完全是因为难民危机和恐怖主义危机才崛起的,随着这些危机逐渐缓和,民粹主义陷入停滞,远低于它持续掌权所需的数字。

伦敦一所研究机构的乔丹·凯尔和利莫尔·古尔钦对民粹主义的全球表现进行评估后,得出了类似结论。

文章称,当前,民粹主义者在全世界掌控着20个政府——与他们2010年掌控的数量相同,他们在此后的大多数年份都掌控着这些政府,没有过更好的成绩。

文章指出,还有另一种方式可以解读像瑞典这样的案例:不是民粹主义浪潮达到顶点,而是自由主义共识被打破。即便民粹主义者只是偶尔赢得权力,上任后步履维艰,而且在很大程度上让自己沦为愤怒的少数派,但他们竟然能发挥作用的事实就体现了巨大的变化。

文章称,他们的崛起即便不会取得进一步进展,也可能会以我们刚刚开始了解的方式重塑西方政治。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