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0 14:01:07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闫齐
核心提示:2019年,民粹主义时代进入了新阶段,这个阶段将空前地考验民粹主义及其意识形态对手——战后体制下的自由主义——的吸引力。

文章称,欧洲的民粹主义者经历了同样风雨飘摇的一年。在英国,支持脱欧的人已经跌破50%。民调显示,大多数选民希望举行第二次公投。执政的保守党内脱欧强硬派试图赶走支持软脱欧的首相特雷莎·梅,但未能得逞。

在德国,极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的崛起陷入停滞。该党在位于边境的巴伐利亚州地区选举中表现不如预期,移民在该州属于重大议题,其表现也不如一年前。

文章称,许多西方民粹主义者正在转而传递围攻和威胁的信息,既出于民粹主义核心的偏执世界观,也出于有意识的策略。

英国脱欧强硬派指出,去年有470人乘船非法穿越英吉利海峡,而这与2015年和2016年抵达欧洲的数十万人相比是九牛一毛。特朗普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声称,美墨边境发生了骚乱。

但是,只有在选民希望属于“我”而反对“敌”的情况下,把世界分为敌我才行得通。在欧洲,接触到移民的选民自2016年以来增加了许多,研究表明,这可以减轻恐惧和怨恨。在美国,强劲的经济减少了对移民构成经济竞争的担忧。

自由主义共识破裂

民粹主义政党瑞典民主党在去年9月的全国大选中赢得17.5%的选票,是有史以来得票率最高的一次。文章认为,如果就连在“自由主义的堡垒”瑞典,民粹主义者的支持率也能涨得如此之高和如此之快,那么这肯定代表了一种全球性的转变。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