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0 14:01:07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闫齐
核心提示:2019年,民粹主义时代进入了新阶段,这个阶段将空前地考验民粹主义及其意识形态对手——战后体制下的自由主义——的吸引力。

【延伸阅读】俄媒评述:美欧政治路线2019年或将分道扬镳

参考消息网1月8日报道 俄罗斯战略文化基金会网站1月2日发表政治学家、政论家德米特里·谢多夫的文章《美国和欧洲的政治路线分道扬镳》称,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掌权两年,足以令欧洲开始重新审视跨大西洋关系体系。特朗普的“美国优先”与其盟友的利益有直接矛盾,美国和欧洲开始分道扬镳。这一想法频频出现在欧美媒体对2019年的预测中。

欧洲或将建立独立军队

文章称,欧洲体系开始与美国分离。2019年,跨大西洋关系或将有更大变化。最明显的例子之一就是——欧洲重新萌生建立独立欧洲军队的想法,发出这一号召的是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对此特朗普在推特上回应:“最好先为北约买单!”一向谨慎的安格拉·默克尔对马克龙的倡议迅速作出反应,表示支持。

如果此事不止步于号召,后果可能是怎样的?

首先,这将涉及欧洲军火商的利益,将为其开辟新视野。美国军事技术装备的采购量将开始减少,欧洲武器生产量将增加。世界军火市场的竞争将加剧,美国制造商也将受到波及。这或将导致美国军工业工作岗位减少。

欧洲人具备一定的建立独立军队的经验。例如,德国联邦国防军军官在立陶宛指挥来自比利时、法国、西班牙、挪威、荷兰和捷克的部队。此外,联邦国防军总监察长埃伯哈德·措恩提议为德国军队招募波兰、比利时等其他欧盟成员国的公民作为IT专家和医生入伍。德国部队中已有斯洛伐克的医生在服役。

美国贸易立场备受质疑

文章称,欧洲和美国在贸易关系上也有诸多不确定之处。在特朗普放弃几近完成的《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后,相关谈判一再拖延,圆满结束的可能性很小。取而代之的是美国提高钢铝关税,威胁要提高欧洲和日本汽车的进口税。这些问题迫使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2018年在华盛顿和布鲁塞尔之间奔波,以寻求妥协办法,但至今仍未找到。

欧洲人不懂美国总统的立场。例如,特朗普对默克尔说:“美国大街上一半的汽车来自德国。”但在美国每年进口的130万辆德国汽车中,有80万辆在美国工厂生产,雇用了5万名美国工人。这令特朗普作为诚实伙伴的名声受到欧洲人质疑。

军事安全政策难以统一

文章指出,欧洲对特朗普在军事安全领域政策的信任情况也不容乐观。当美国总统宣布在叙利亚战胜“伊斯兰国”组织(IS)和美军从叙利亚撤军时,英国议员托比亚斯·埃尔伍德表示完全不能苟同这一决定。埃尔伍德说:“恐怖主义转变成了另一种形式的极端主义,而且危险仍非常大。”特朗普决定削减近一半的驻阿富汗美军,也导致类似危险滋生。在阿富汗,除了在喀布尔与政府军交战的塔利班外,还出现了IS武装分子。

马克龙对特朗普关于叙利亚问题的决定发表了批评。他说:“盟友应当是可靠的。盟友——意味着并肩作战。对国家元首和总司令而言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多个国际议题上有分歧

文章认为,特朗普不愿履行《巴黎气候协定》也令欧洲人担忧。美国是十大二氧化碳排放国之一,没有美国的参与,国际社会的努力不会达到应有的效果。这是在向跨大西洋关系裂开的缝隙中打入新的楔子。

特朗普和欧洲人对伊核协议的评价有巨大分歧。没有一个欧洲国家质疑该协议。对欧洲而言,与伊朗发生冲突恐会造成严重的能源问题,因为伊朗手握通行霍尔木兹海峡的钥匙,供应欧洲的石油从这里运出。

文章称,欧盟认为特朗普在阻止朝鲜核计划上的动作收效甚微。

加入批判特朗普大军的还有前白宫办公厅主任约翰·凯利,他在接受《洛杉矶时报》采访时将美国总统描述成一个听从内心欲望而不是权威建议的人。

文章称,2019年,欧洲人将力求建立相对独立于美国的政治、经济和军事机制,欧洲人无法再像以前那样依靠美国。

(2019-01-08 12:27:13)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