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0 13:33:1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贾元熙
核心提示:文章称,未来的商业世界将不再由白人主导,更多肤色的人正在汇入其中,中国、印度等新兴国家日益有能力塑造世界,而老牌西方国家的旗帜和徽标正慢慢地从各地的建筑外墙上消失。

【延伸阅读】俄前外交部长:2019,多元主义超越西方主义

参考消息网12月20日报道 俄罗斯《生意人报》12月18日发表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前外交部长伊戈尔·伊万诺夫的一篇题为《地缘政治的水杯》的文章称,全球正在经历根本性的技术、经济、社会和文化变革,尚不清楚它们将走向何方。

国家间缺乏责任与信任

文章称,改革提速对全球治理水平提出了新的要求。然而,陈腐过时的观念依旧掣肘着这一进展。甚至可以这样说,最大的问题在于各国相互间责任的缺乏,包括那些根据联合国宪章规定对于维护全球和平与安全肩负特殊责任的国家。倘若它们无法将自身在具体问题上存在的分歧搁置一旁,不能齐心协力解决全人类共同面临的问题,世界将不会安全。

文章称,中东局势依旧紧张,冲突一触即发,我们不必期待叙利亚及其周边局势能够自行好转。对伊朗跟美国或者伊朗跟沙特之间冲突的危险性,同样不能掉以轻心。令人遗憾的是,乌克兰冲突至今仍未得到解决,而朝鲜半岛问题所取得的微小进展也非常脆弱,且随时存在倒退的可能性。

文章认为,上述所有冲突、威胁及挑战都有各自的根源和涉事方、发展轨迹和速度。它们看上去似乎并不相关,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它们彼此推波助澜,破坏全球主要行为体之间的信任,令国际组织陷入瘫痪,让各个层面上的合作更为不易。

危机聚合掀起“超级风暴”

文章认为,无论是对于2019年还是今后的数年,最大的挑战都是所谓的“超级风暴”,这是同时爆发的大规模危机综合作用的结果。

文章称,某些国家正在遭遇主权的沦丧,它们无法维系法律、维持秩序,向居民提供基本的社会保障服务,沦为了失败或是部分失败国家,变成冲突策源地,且冲突的解决或拖延数年甚至数十年之久。

文章指出,日益增长的不确定性、全球及地区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动荡皆滋生了新的风险。国家、居民和个别公民不只无力掌控自身的经济状况,甚至无法对它产生足够的影响。人们目睹了国家在经济和社会方面、国内不同阶层居民之间出现的两极化。这一进程滋生了各类民粹主义、极端主义,并为其进一步发展提供了土壤。

文章称,非国家行为体实力的增强令国家的主权面临挑战,当代国际法的根基也受到质疑。从国际恐怖主义和原教旨主义,再到跨国犯罪组织和跨国企业,这些缺乏责任感的非国家行为体并不听命于任何人,它们的目标与行动经常与世界的和平、稳定和繁荣并不相容。

文章指出,环境和气候发生了不受控制或将极其有害的变化,生态系统的稳定和资源的充足程度所遭遇的威胁不断增长,这也是人们当前所经历危机的组成部分。在全球资源分配中存在显著的不平等现象,资源危机正在逼近。

文章称,联合国所打造起来的体系在寻求问题的高效解决方案时愈加无能为力。在很多情况下,人们会发现问题的解决正在从合法机制转向临时搭建的不合法的或是半合法的联盟。

出路在于构建全球治理

如何让2019年变得更好?

文章认为,首先,应当把恢复和完善业已缺失的全球治理作为最重要的、最优先的目标。若不解决这一问题,其他任何形式的创新都注定会失败。在现今的国际体系当中,分界线不是民主跟专制,而是秩序与失序。

文章称,人们如今目睹的,是众多大国更多地在制造麻烦,而非提出解决方案。美国大概要算公然采取单边、短视和自私外交决策的最明显例子。考虑到美国在现今国际秩序中所处地位的独一无二性,华盛顿对单边主义疯魔般执着尤其危险。

文章认为,不单只是美国,所有国家,无论大小、贫富、地处东方抑或西方,无论在今天还是明天,都应当于人们居住的这个非常拥挤、促狭、相互依存的世界当中,全力以赴提升携手努力的水准。目前,世界上没有人能够负责任地断言,他自己以及他的国家完美地掌握了多边外交这一非常复杂的技艺。甚至在欧盟这个公认的多边外交的翘楚的内部,也面临种种棘手的麻烦。

文章称,在当今世界,安全跟繁荣一样,只能属于全人类共有。酝酿中的国际体系应当全面反映世界的实力对比。现有的对西方亦步亦趋的机制,必须接受大刀阔斧的变革,或者被更加多元化、更为开放、更富于代表性的组织所取代。

文章认为,有必要彻底放弃西方的即自由派的多元主义,而是致力于多元化发展。正在孕育的国际秩序构想理应为保留与西方不同的民族传统与文化,保留各国特有的经济和社会模式提供机遇。

(2018-12-20 15:46:29)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