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0 13:33:1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贾元熙
核心提示:文章称,未来的商业世界将不再由白人主导,更多肤色的人正在汇入其中,中国、印度等新兴国家日益有能力塑造世界,而老牌西方国家的旗帜和徽标正慢慢地从各地的建筑外墙上消失。

【延伸阅读】美媒文章:西方自由主义光环渐次褪去

参考消息网12月11日报道 美国《一周》周刊网站12月4日发表题为《谁将在后民主化时代的世界格局中崛起?》的文章称,自由主义带来的总体增长仅让部分人从中获益,那些被远远甩在后面的人面临每况愈下,因此将愤怒的目标对准了“当权派”。欧美右翼崛起显示了人们对自由主义的厌恶,然而,反自由主义的形态尚未确定。

“被甩在后面者”的愤怒

文章称,从巴西的投票站(极右翼的雅伊尔·博索纳罗最近当选总统),到巴黎的大街上(成群的示威者打碎橱窗、推翻汽车、还到处纵火),对政党、政界人士和过去二三十年占绝对主导优势的思想观念的不满正在西方世界蔓延,并在这一过程中积聚力量。

文章称,这一愤怒的目标是“当权派”,从广义上说,当权派奉行的是自由主义。它赞成货币与人员的自由流动,并认为这些政策所产生的经济增长既能给人们带来未来的希望,又能为慷慨的社会服务埋单,以帮助那些生活困苦的人维持下去。交易就是这样:选出中左或中右翼的自由主义者,他们来管理经济和国家福利,从技术上进行调整,在这里加税或在那里减税,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让市场发挥其神奇的魔力,使我们始终在变得富裕。

然而,它并没有奏效。在一个又一个国家,自由主义体制奉行的政策带来了总体增长,但仅有某些人从中获益,即大城市和近郊受教育程度相对较高的居民,肯定包括每个国家的政治和经济精英。在其他地方,人们都是在勉强维持生计或者被远远甩在后面。

文章称,在美国,自杀和吸毒变得如此普遍,以至于过去三年,平均寿命都出现了下降。在意大利,生活成本超过了收入水平,年轻人没有钱搬离父母家、结婚以及组建新的家庭。在西班牙,25岁以下年轻人当中有近三分之一失业。在法国,汽油税适度增加的可能引发了抗议浪潮,受够了的人们向新自由主义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发泄愤怒和不满,而一年半前他的当选曾被国际社会称为中间派的胜利。

反自由主义未成气候

但文章认为,事实是,在许多地方,反自由主义的形态尚未确定。通过将过去一代与自由主义共识不一致的东西描述为非法的,自由主义的捍卫者冒着将批评者推入煽动者、骗子和阴谋家怀抱的风险,后者渴望利用这种情况赋予自己权力,而不是帮助建立一个新的后新自由主义政治。

思考一下德国正在发生的一切。就像西方世界许多国家一样,中左翼政党(德国社会民主党)近年来进入了选举自由落体的状态,而对默克尔总理中右翼政党的支持也在削弱。中间派内部瓦解的受益者是新极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现在该党列席德国议会,并充当该国重要的反对党。然而,近几个月来,左翼绿党获益更多,它在最近地区选举中的表现及其在全国民调中的名声表明,其支持率超过了德国社会民主党和德国选择党。

文章称,在德国,反当权派力量似乎正在意识形态上采取各种各样的形式。在意大利也是如此,新晋的五星运动政党与右翼的联盟党组成执政联盟。两党联手主要是因为他们都厌恶欧盟盛行的新自由主义共识。

正如美国政治学家马克·里拉在《纽约书评》杂志上发表的文章中所说,在法国也可能发生类似的情况,玛丽昂·马雷夏尔-勒庞(极右翼的国民阵线创始人让-玛丽·勒庞的外孙女、国民阵线现任主席玛丽娜·勒庞的外甥女)致力于培养一个新的政治运动,位于中右翼的共和党的右边,但与家族有关的极端主义是分离开来的。

这一新兴运动的标志是拒绝个人主义——或者用美国的说法是自由主义——具备很多新自由主义思想的特点。与美国保守派一样,它把传统家庭结构、性别角色和宗教视为社会凝聚力和心理学意义的根源,而对多元文化论和开放式移民制度充满敌意。但它结合了这些立场与对自由市场的怀疑以及真正和深刻感受到的环境道德准则。

文章称,几乎没有迹象显示,在法国各城市街道造成严重破坏的示威者受到了社会保守主义信念的鼓舞。他们对即将加征汽油税的不满的确伴随着要求提高最低工资、提高对富人的个人所得税,降低退休年龄、禁止外包以及工资最大化。这些可能是玛丽昂·马雷夏尔-勒庞正致力于打造的政党的核心政纲,或者是极左翼政治家让-吕克·梅朗雄参加下一届总统竞选的关键要素。梅朗雄在2017年总统大选的首轮表现出人意料得好,尤其是在年轻选民当中。

文章称,有一点是明确的:没有哪个政党可以被描述为特别自由。小心谨慎是有道理的。但无需恐慌和害怕。

(2018-12-11 13:58:00)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