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09 18:28:02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贾元熙
核心提示:文章称,较高的贷款成本和较低的消费支出水平将意味着更多企业破产,权威分析正在担忧,2020年可能出现全球萧条。

【延伸阅读】全球衰退会来吗?IMF巴厘岛年会蒙阴影

参考消息网10月15日报道 外媒称,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举行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行年度会议上,各国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对全球股市的暴跌不屑一顾,但此次会议却因地缘政治紧张而蒙上阴影,几乎没有人相信未来的局势会趋于平静。

新兴市场融资困难

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0月13日报道,尽管全球经济强劲,但人们担心新兴市场的融资困难正从特定国家发展成普遍的资本外逃,而且全球性机构缺乏应对问题的凝聚力。

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呼吁各国“同舟共济”以使全球经济保持在正常轨道上。但有许多迹象表明,协调一致的行动正变得越来越困难。

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警告说,“主要经济体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像美剧《权力的游戏》”,而“惨痛的代价”要由所有人来承担。

一个令人震惊的事件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开批评“失控的”美联储造成了股价的下跌,但人们也担心其他许多可能引起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所谓资产价格“迅速回弹”和利率大幅上升的导火索。

报道称,今年以来,随着世界上两个最大经济体美国和中国相互对规模达360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了关税,而且今后几个月还会对更多商品征收关税,IMF和世界银行官员——以及来自许多国家的高级官员——呼吁华盛顿和北京缓和紧张关系,达成休战协议。

报道称,意大利和欧盟当局之间的紧张关系显而易见,尽管双方都敦促冷静。身为意大利人的德拉吉说:“如果我们开始对欧元产生质疑,这种本来就复杂的讨论——因为我们在谈论的是一个高负债国家的预算扩张问题——将变得复杂得多。”他补充说:“我认为,这些言论造成了实质性的破坏。”

IMF欧洲事务的最高官员波尔·汤姆森尖锐地指责了意大利的方案,称现在“不是放松财政政策的时候”。

但在12日深夜举行的记者会上,意大利财长乔瓦尼·特里亚驳斥了有关意大利受到了国际机构抨击的说法,坚称预算的财政扩张是“有限度的”,而非“爆炸性的”。

报道称,尽管全球经济目前依然强劲,但在所有这些问题此起彼伏的情况下,各国代表团希望有人能够主动担当领导角色。而由于美国政府已放弃了这一传统角色,人们担心在得不到惯常的安全保护的情况下,世界将进入一个更加困难的时期。

几乎没有人不同意IMF的结论,即“政策的不确定性、史上最高的债务水平、不断上升的金融脆弱性以及有限的政策空间可能会进一步削弱信心和增长前景”。

美中贸易摩擦加剧

据西班牙《经济学家报》网站10月13日报道,美国和中国将贸易纠纷转移给IMF和世界银行,引发全球不安,同时也给世界经济投下阴影。

IMF决策机构国际货币与金融委员会主席、南非央行行长莱塞特亚·卡尼亚戈在记者会上警告称,全球的经济复苏变得日益不均衡,一些此前发现的风险已经部分成为现实。

卡尼亚戈强调,贸易紧张态势加剧,以及更严苛的融资条件正在影响许多新兴国家。除此之外,IMF总裁拉加德强调,要“缓解”美中之间的紧张关系,并呼吁“改革而不是破坏”国际贸易体系。拉加德指出:“我们必须共同努力,而不能迷失方向,合作将让我们共同进步。”

报道称,IMF于9日把自己的担忧体现在其新的宏观经济预测上,将今明两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下调至3.7%,并指出这是两大经济体贸易战可能造成的后果。

东道主印尼总统维多多则直接就堆积在地平线上的浓重乌云发出了警告。他在IMF和世界银行189个成员代表面前警告称:“权力的平衡,以及发达国家之间的联盟,似乎正在被击碎。缺乏合作与协调造成了诸多问题,例如油价飙升,以及新兴国家外汇市场中的一片混乱。”

报道称,相反,美国财长姆努钦则坚持认为美国经济将强劲增长,预计今年增幅或可达到2.9%,将对全球经济起到“积极作用”。同时他还否认华盛顿执行保护主义政策。他对少数记者表示:“我们捍卫公平、自由和互利互惠的经济增长。”

报道表示,美联储上调利率给负债率较高的新兴市场造成了融资压力,例如阿根廷已被迫向IMF申请救援,而土耳其里拉已经出现暴跌。

力避全球衰退前景

西班牙《国家报》网站10月12日发表社论,对于操心能否提早预测新的金融危机爆发的经济观察家而言,现在的问题是:全球的债务水平持续上升;油价都不断上涨,甚至多次突破每桶80美元关口;美联储上调利率促使欧元走上相同道路;美国总统特朗普引发国际贸易动荡等因素叠加起来足以引发全球经济衰退吗?谨慎起见,现在谈论不好的预兆还为时过早。毕竟即使有着相同的诱因,经济危机的结构也各不相同。

然而IMF持不同意见,也许是因为该组织的职责就是发现并呼吁各界关注风险。上述因素足以引起警觉,再加上政治不稳定因素,新兴国家经济疲软,以及英国脱欧等不稳定因素,IMF总裁拉加德的担忧似乎是合情合理的。IMF对全球经济放缓的预测不容置疑,其出发点在于“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换言之,危机是从经济略微放缓开始的,但最终可能演变为经济停滞。

文章称,审慎的预测与指出令人不安的迹象并不相悖。华尔街暴跌绝不只是对加速上调利率做出的反应(正如特朗普对美联储的指责),也不是对中美贸易战发出的警告(尽管这一失策之举给投资者造成沉重的心理负担)。这是对特朗普推出的经济政策机制的深层次抵触。简而言之,顺应周期的财政政策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利率上升,无论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是否愿意。因为当减税和投资计划的广泛影响行将耗尽时,美联储将不得不在货币政策方面留出一定的回旋余地。像特朗普所做的那样给美国经济下猛药,加速了经济衰退的可能性。而华尔街已经嗅到这一端倪。

IMF并未触及一个决定性的问题。无论怎么寻求短期原因或政治原因,都无法躲避一个事实:市场尚未启动适当的改革,而改革在经济危机爆发时是必不可少的。投机行为已经恢复到2008年之前的水平,房地产行业复苏对价格上涨产生压力,但金融监管却没有跟上,最后导致各国经济仍在很大程度上未能解决威胁其金融稳定性的风险。

文章称,华尔街的金融行为的确与导致第二次大萧条的行为非常相似。至于金融稳定性,西班牙就有很多未能达到调整赤字和债务的最低要求的例子,因此市场很可能再次发生动荡,进而破坏就业市场并拉低经济增速。

世行行长金墉(中)、IMF总裁拉加德(右)和印尼财长英卓华13日在印尼巴厘岛出席IMF与世行年会(法新社)

(2018-10-15 11:37:42)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