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09 18:28:02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贾元熙
核心提示:文章称,较高的贷款成本和较低的消费支出水平将意味着更多企业破产,权威分析正在担忧,2020年可能出现全球萧条。

【延伸阅读】专家预言美国经济衰退正在逼近 亚洲国家准备好了吗——

参考消息网12月10日报道 澳大利亚东亚论坛网站12月2日发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克劳福德公共政策学院亚洲经济研究局研究主任亚当·特里格斯的一篇文章,题为《隐约到来的美国衰退对亚洲意味着什么》。以下是文章摘录:

预言美国经济衰退的信号远非准确无误。然而令人震惊的是,现在竟有那么多的信号正在闪着报警的红灯。美国的下一次衰退只是时间问题,而不是会不会发生的问题。纵观各种指标,2020年前后出现衰退的可能性更大些。这将对亚洲的经济体产生重大影响。它们最好现在就做好准备。

1966年,经济学家保罗·塞缪尔森曾讽刺道,股市预言到了“过去5次衰退中的9次”。从那以后情况没有发生多大变化。经济学家在是什么因素推动美国经济的繁荣——萧条商业周期的问题上仍存在分歧。于是,人们找到了许多经验性的“衰退预测指标”。

目前这些预测指标中至少有5项正在亮起红灯。其中之一就是美国的商业周期。美国经济从未在不发生衰退的状况下安然度过10年以上时间,目前这个时间点正在迅速逼近。

另一个指标是美联储的立场。美联储过去5次升息周期中的4次都伴有随之而来的衰退。由于最新的加息已经在进行,投资者预期在2019年12月之前至少还会有4次加息。鉴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顺周期”财政刺激措施——即在经济已经过热时继续给予刺激,可能还得有更多次的加息。

利率差是另一个正在报警的指标。过去60年里,走平的收益率曲线——即短期和长期利率开始趋于一致时——已经预言了每一次衰退。

还有一个衰退的预测指标是经济中还有多少闲置产能。美国过去10次衰退发生前出现过产出缺口的缩小封闭。目前美国的产出缺口接近于零,就业正在走向超越充分就业,而且虽然通胀和工资水平走势缓慢,但它们正在开始发生变化。

还存在其他因素——大多是来自特朗普的,它们也提示美国经济即将减速。特朗普减税措施的刺激效应将在2019年和2020年消退,没有证据表明减税措施实现了所承诺的通过提高投资和生产率促进持续增长的目标。

由于跨境供应链的存在,特朗普的贸易战——相当于是对美国企业和消费者征税——正在以不可预知的方式拖累经济增长。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预测,按照目前的趋势,到2020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增长率下降1/3,从而会使承受冲击的能力大大减弱。其他人也已经预言美国将在2020年左右陷入衰退,包括美国银行美林金融管理部、经济学人智库以及接受全国商业经济学家协会调查的2/3的经济学家。

美国经济的放缓对于亚洲将具有重大影响。IMF估计,美国经济增长率下降1个百分点通常会使新兴市场的增长率下降0.6个百分点。而这一次可能会出现更为复杂的故事。

亚洲经济体之间贸易的大幅增长已经导致一些人认为,亚洲不那么依赖于主要工业化经济体了。事实恰恰相反。亚洲的区域内贸易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与来自主要工业化经济体的需求相关的跨境生产链推动的。据IMF的分析,亚洲对美国的贸易依赖实际上有增无减。

对国际批发融资依赖的增加已使亚洲的银行更容易受到全球去杠杆化进程的影响。伦敦商学院的海伦妮·雷伊说,正如近期美联储加息对亚洲经济体的影响所证明的,全球经济仍然一如既往地受到美国货币政策立场的影响。

最大的担忧并不是发生火灾,而缺乏用来灭火的水。从历史上看,在低迷时期美联储需要降息5个百分点来支持美国经济。它目前可以用来刺激经济的降息空间还不到上述幅度的一半。企业和家庭的资产负债表同样薄弱。

可以利用财政刺激。特朗普显然不反对这么做。但是,任何一揽子方案现在都必须由一位不受意识形态束缚的总统与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和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协商通过。他们在刺激措施应该呈现何种样貌的问题存在截然不同的观点。许多共和党人宁愿不采取任何刺激措施。尽管他们认同基础设施投资的好处,但这种投资不大可能迅速产生必要的短期刺激。

在没有财政刺激的情况下,美联储将回归量化宽松(利用新建立的央行储备回购买债券以压低长期利率)或某种其他形式的非常规货币政策。

即便这样做也具有政治风险。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20%。美国国会的许多人——既有左翼也有右翼——都以怀疑的态度看待量化宽松(更不用说像直升机撒钱这样的做法)。在美联储遭到更多攻击的情况下,尤其是如果它被指责造成了经济衰退的话——就像“特朗普逻辑”肯定会试着去做的那样,那么美联储可能会坚持自己的独立性。

唯一确定的事情是波动性,尤其是对亚洲而言。上一轮量化宽松政策曾导致资金大量涌入亚洲以寻求高收益。除银行以外的新兴市场企业的美元债务翻了两番。相反,如果风险增加,流回美国的资本将推动美元升值,从而给已经在与美元债务积累苦苦搏斗的新兴市场造成更大压力。

亚洲的经济体可能会对新一轮量化宽松所带来的投资增长表示欢迎。但这也会给它们的汇率、股票和债券市场造成巨大破坏。这将会使经济体中试图改革薄弱的金融体系的宏观金融管理变得更加困难。

在下一次风暴来袭之前,亚洲最好建立起其内部的缓冲手段。(编译/曹卫国)

资料图片。

(2018-12-10 00:24:02)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