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09 18:28:02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贾元熙
核心提示:文章称,较高的贷款成本和较低的消费支出水平将意味着更多企业破产,权威分析正在担忧,2020年可能出现全球萧条。

但这种推动力已经在2017年消退,并导致了2018年成为尤其不引人注目的一年——除了在美国。特朗普的减税政策对全球贸易疲软形成了某种补救,促进了消费繁荣。

随着2019年的开始,情况看上去已经大不相同。很多国家的消费者债务已经回升到危机前的水平。企业借贷激增,政府虽然减少了年度赤字,但仍持有巨额债务,远远超过危机前的借贷水平。

另一个与2008年之前相似的情况是各国央行提高借贷成本的决心。央行官员的讲话中提及对更高利率的需求、恢复对借贷的监管以及拥有避免全面经济崩溃的手段。英格兰银行行长马克·卡尼也这么说过,并得到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呼应。

瑞典央行——瑞典银行——最近提高了利率,并表示,鉴于企业正在报告自1996年以来最大规模的劳动力短缺,它计划继续这一政策。针线街(英格兰银行所在地)已经将其基准利率从2016年的0.25%提高到0.75%。美联储更进一步,在其2018年12月的会议上将利率调整到2.25%-2.5%的水平。

提高利率以稳定飞速发展的经济增长(至少是可能导致通胀的那种增长)是取自教科书的。现在这样做的麻烦在于增长正在放缓:虽然根据传统标准,英国和其他国家可能是充分就业,但这并不是那种会带来工资增长的充分就业。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