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09 17:24:43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贾元熙
核心提示:文章称,2019年有可能是非常动荡的一年,大国斗争加剧,阶级之间的紧张关系也在不断加剧。

【延伸阅读】英媒文章:美欧社会危机为民粹推波助澜

参考消息网11月23日报道 英国《卫报》网站11月20日发表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政治社会学家马泰斯·罗德因的文章《为什么民粹主义突然风靡一时?》称,自2016年——英国举行脱欧公投和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那一年——以来,记者们似乎有说不完的话。1998年,《卫报》发表了大约300篇含有“民粹主义”或“民粹主义者”这两个词的文章。2015年有大约1000篇文章用到这些词,而一年后这一数字翻了一番,达到近2000篇。

文章称,这个词日益流行并非偶然。过去20年来,民粹主义政党在欧洲的得票数增加了两倍。它们在11个欧洲国家执政。超过四分之一的欧洲人在上一次选举中把票投给民粹主义者。

腐败令民粹主义者获益

为什么?这个问题没有简单的答案。最近的学术研究表明,民粹主义态度在整个西方世界都很普遍。许多公民认为,善良的普通民众遭到腐败的上层人士的背叛、忽视或剥削。

文章称,首先,当一个社会更加个人化,选民更加独立和解放时,选举的波动性往往会更大。这种情况将加大民粹主义态度转化为真正的民粹主义选票的可能性。

其次,当主流的左翼和右翼政党在意识形态上趋同时,民粹主义者就有了肥沃的土壤。因为这让许多选民很容易相信主流政党其实都是一回事。一个很好的例子是,法国的国民阵线(现在叫国民联盟)在竞选活动中把中右翼的人民运动联盟(UMP)和中左翼的社会党(PS)的名字合并为UMPS——相当于政治上的双胞胎兄弟。此外,当主流政党趋同时,它们会留下大量空白的意识形态空间,因此往往对较激进公民的担忧无动于衷。

第三,危机使民粹主义态度更有可能被激活。例如,金融危机使得主流政党很容易受到“上层统治集团”把事情搞砸了的批评。欧洲难民危机则为民粹主义政党的观点提供了证据,统治精英开放了边界却无法应对移民的涌入。

第四,普遍的腐败会直接使民粹主义者得益。如果事实证明政党高度腐败,那么民众遭到精英阶层剥削的民粹主义说法就会得到公众的广泛支持。举例而言,这正是意大利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情况。一项针对贿赂、裙带关系及其他腐败形式的全国范围的司法调查使得整个政党体系被颠覆。这为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等民粹主义者和联盟的崛起铺平道路。

滋生环境各有差异

文章还认为,社会政治环境会因地理位置不同而不同——民粹主义亦然。在北欧,成功的民粹主义者主要是激进的右翼民粹主义者。丹麦的人民党、芬兰和瑞典的民主党等政党都把仇外的民族主义观点与民粹主义的信息结合起来。在欧洲这个地区,左翼民粹主义则远没有那么普遍——可能是因为北欧国家强劲的经济和慷慨的福利制度使得激进的左翼民粹主义信息并不那么吸引人。

南欧看起来就不一样了。在西班牙、意大利和希腊等国,民粹主义并不仅仅是一种激进的右翼现象。这很可能是因为金融危机对这些国家的打击比大多数国家都要大。因此,它们构成了左翼民粹主义信息的完美背景。西班牙的“我们能”党和希腊的激进左翼联盟等政党把它们的民粹主义与激进的左翼主流意识形态相结合。意大利的五星运动党则把民粹主义与大量不同的意识形态立场结合在一起。

文章称,西欧与南欧不同,当地的激进左翼民粹主义者并不那么成功。这很可能是因为欧洲这个地区国家的经济要比南欧强得多。当地唯一的例外爱尔兰证明了这一规律。这个国家的经济表现并不太好,因而拥有一个相对成功的激进左翼民粹主义政党——新芬党。

中东欧国家的情况看起来很不一样。在这个地区,民粹主义通常不是从政治版图的边缘突然冒出来的,而是从中央崛起的。匈牙利的青年民主主义者联盟和波兰的法律与公正党等政党都是以主流政党的身份开始其政治生涯的。只不过后来它们也接受了民粹主义,再后来甚至接受了本土主义。

文章称,尽管存在上述地区差异,但在整个欧洲,民粹主义的滋生土壤已经变得越来越肥沃,而民粹主义政党收获果实的能力也变得越来越强。

(2018-11-23 10:54:49)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