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

日媒文章:富余资金搅动新兴经济体(3)

2018-09-13 12:02:09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崇珅

核心提示:文章称,雷曼兄弟公司破产后,各国实行大规模金融宽松政策,世界范围内产生大量富余资金。世界股票时价总额膨胀至原来的两倍。为追逐利益,大量宽松资金流向有望实现高速经济增长的新兴国家。如今这些富余资金正在回流,成为引发新混乱的火种。

【延伸阅读】谁是下一个崩塌的新兴经济体?“最脆弱国家”名单在变长

参考消息网8月15日报道 法媒称,下面倒下的多米诺骨牌会是哪一块?虽然就目前而言,投资者们更愿意谈论孤立的情形而非大规模传染的幽灵,但“最脆弱国家”的统计名单却在变长。

据法国《回声报》网站8月13日报道,国际金融协会的经济学家们数月来一直提醒注意土耳其和阿根廷对资金外流的敏感性,如今指出了5个“预算脆弱”的国家,其中前三名分别是阿根廷、乌克兰和巴西。该机构提到了阿根廷和乌克兰的负债水平和美元化水平,至于巴西,其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超过80%,并且还在强劲增长。前五名中其他两个国家分别是匈牙利和埃及。

报道称,具体来说,国际金融协会是按照三个标准来衡量“预算脆弱性”的:公债偿还能力;在市场上融资的能力;汇率风险。

1.阿根廷与巴西:债务偿还能力最差

报道表示,第一条标准当中的清偿能力既取决于债务水平,也取决于其债务轨迹。新兴国家的公共债务水平通常不高,但在土耳其、乌克兰和匈牙利,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超过60%,在巴西和埃及这个比例更是超过80%。而债务轨迹让阿根廷和巴西的情况尤其令人担忧,相反,沙特的国债增长迅速,但是起始水平非常低。埃及的债务很高,不过呈现显著减少趋势。国际金融协会认为,这降低了该国的预算脆弱性。

2.埃及、巴西和匈牙利的再融资风险

报道称,巴西和匈牙利的再融资风险很高,而埃及“非常高”。“由于与选举有关的不确定因素,巴西也非常脆弱,但受到外部冲击的可能性很低,这是一个缓和因素”,国际金融协会指出。非常住人口持有国债的高比例提高了再融资风险,而匈牙利就属于这种情况。

3.乌克兰和阿根廷的汇率浮动风险

报道表示,最后一项标准:汇率风险。这个风险一般来说不高,新兴国家更愿意采取本国货币负债的形式,以便限制货币贬值的后果。但乌克兰和阿根廷是例外,美元公债占总负债比例超过70%。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交易员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证券交易所工作。(新华社/路透)

(2018-08-15 12:04:11)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精品推荐

排行榜

  1. 1在华外国人讲述“中国奇迹”:发展节奏令人疯
  2. 2能否对美发起破坏性打击?俄媒猜测中国核力量
  3. 3外媒:美方就中美贸易磋商“漫天要价”
  4. 4新媒:杜特尔特称有意辞职 属意已故前总统马
  5. 5中美相互加征关税进入第二轮 美专家:对中间
  6. 6瑙鲁不认中国外交护照引愤怒 南太岛国峰会凸
  7. 7外媒评述:中方果断回击美第二轮加征关税
  8. 8外媒:中美经贸谈判未破争端僵局 遏制与反遏
  9. 9日媒:美挑起对华贸易战 摧毁了这个链条……
  10. 10澳大利亚禁止华为供应5G网络设备 英媒:整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