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

傅莹在美媒发文:中国如何对待变化中的美国?(3)

2018-09-12 10:41:38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贾元熙

核心提示:傅莹认为,面对来自美国强硬但混乱的声音,我们需要保持淡定,重要的是聚焦自身发展,解决好自己的问题。

【延伸阅读】并非关税!中美面临的真正威胁其实是它——

参考消息网9月12日报道 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近日刊发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政治学教授戴维·A·莱克题为《担心关税?贸易集团是美国和中国面临的真正威胁》的文章称,美国和中国同处于一个脆弱的平台上——后果不仅仅是对彼此商品征收更高的关税。历史强有力地表明,经济上的敌意,尤其是对市场关闭的担忧会导致经济集团的形成,从而导致贸易的进一步萎缩。任何一方都可能引发下行螺旋态势。

文章称,从关税和贸易总协定开始,战后贸易秩序大幅降低关税并采纳无条件最惠国原则——这意味着给予一个国家的任何贸易特许权都适用于关贸总协定及其1995年继承者世界贸易组织的所有成员。这一制度有助于公平的全球竞争环境,使贸易得以迅速扩大,并为许多国家的许多公民带来繁荣。

文章称,当前的关税和反关税措施不是唯一的问题——平等待遇也越来越岌岌可危。历史表明,国际经济可能轻易崩溃变成一系列经济集团,每个集团都由一个大国主宰——这就是大萧条时期发生的情况。

文章称,由于无法以国际市场价格进行有效竞争,保护主义者寻求设置壁垒,限制进口。这是众所周知的。然而,这些保护主义者往往也寻求向外国市场出口,但需要某种形式的特权准入。

文章称,这意味着特殊关税,曾经被称为“帝国优惠”,或者是将竞争对手排除在第三国市场之外的隐性壁垒。这种交易违反了最惠国待遇。就连自由贸易的英国在19世纪中叶开始衰落时也采取了这种做法;殖民地对英国商品的关税低于对竞争者的关税,而且殖民管理者还向英国生产商提供港口、铁路和其他基础设施项目的优惠合同。

文章称,然而,一国的特权意味着对他国货物的歧视。任何国家都不会轻易接受在第三国市场对其商品的歧视。被排除在某个市场之外的竞争对手在其他地方寻求自己的特权准入,形成自己的经济集团,然后对第一市场的出口商实行贸易偏见政策。

文章认为,重要的是,就连对被排除在外的恐惧也可能导致经济敌对和封闭的升级。每一个国家都认为,自己追求经济特权是对另一方追求特权的回应,从而导致国际经济体崩溃变成一个个排他性贸易集团。历史上充满了经济竞争分裂为类似集团的例子。事实上,这种恶性循环以及随之而来的崩溃似乎难以避免。

文章称,特朗普总统的惩罚性关税旨在从其他国家获取更大的经济让步。然而,如果成功,美国不大可能通过世贸组织和最惠国待遇分享这些让步——而是仅限于双边协议。

文章称,尤其令人担忧的是,美国给予了一些盟友豁免,而对经济对手提高关税则立即生效。尽管美国很快取消了豁免,但这样的事实表明存在双重贸易秩序的可能性——正是这类举措很可能会让其他国家担心美国正在寻求打造一个经济集团。

文章称,在“冤冤相报何时了”的螺旋式发展态势中,引发崩溃的与其说是现状,不如说是担忧未来被排除在外的情绪。特朗普似乎想让所有人猜测——但他的讨价还价策略所造成的不确定性可能在海外引发对经济封闭的担忧,从而招致更大的经济敌意。这种谈判方式如果成功,可能会使美国在谈判中稍微多占一点好处,但其结果——无论输赢——是把对未来的恐惧灌输给其他国家,推动排他性经济集团的形成。

文章称,现代历史上唯一成功的经济领导权更替是在英国和美国之间进行的。19世纪,英国主导了世界诸多地区的贸易。随着英国衰落、美国崛起,通过坚持“开放”准入,两国顺利完成经济领导权的交接。美国最终取代英国成为占主导地位的经济大国,经济竞争和敌意始终没有越过雷池一步。这带来了一种希望,即陷入排他性经济集团并非不可避免。

文章认为,美国和中国同处于一个脆弱的平台上——后果不仅仅是对彼此商品征收更高的关税。历史强有力地表明,经济上的敌意,尤其是对市场关闭的担忧会导致经济集团的形成,从而导致贸易的进一步萎缩。任何一方都可能引发下行螺旋态势。

(2018-09-12 07:07:01)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精品推荐

排行榜

  1. 1在华外国人讲述“中国奇迹”:发展节奏令人疯
  2. 2境外媒体关注中国“绿色奇迹”:数十年治沙植
  3. 3能否对美发起破坏性打击?俄媒猜测中国核力量
  4. 4外媒:美方就中美贸易磋商“漫天要价”
  5. 5新媒:杜特尔特称有意辞职 属意已故前总统马
  6. 6中美相互加征关税进入第二轮 美专家:对中间
  7. 7瑙鲁不认中国外交护照引愤怒 南太岛国峰会凸
  8. 8外媒评述:中方果断回击美第二轮加征关税
  9. 9俄媒解析中国96B坦克为何表现耀眼:跑起来风
  10. 10外媒:中美经贸谈判未破争端僵局 遏制与反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