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

美学者文章:中国向前冲,美国向后看(5)

2017-10-10 10:29:03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贾元熙

核心提示:文章称,美国把数十亿美元用于加固美国内部基础设施中的破旧桥梁,中国则将注意力放在了“一带一路”这个由港口、输油管、铁路、工业园和古代海上航道组成的网络上。

【延伸阅读】美刊称世界图景正在重绘:美国“后退” 中俄正填补空白

参考消息网6月27日报道 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6月8日刊发美国史密斯研究与评级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斯科特·B·麦克唐纳的文章《美国缩减的地缘政治影响力》称,新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图景正在形成。它包括中国的“一带一路”、亚洲与欧洲之间北极航线使用的增多以及太空飞船发射降落场的发展。与此同时,全球供应链、历史悠久的贸易协议和军事联盟被重新评估。对于新图景最关键的是,美国不再重视跨大西洋联盟体系和对自由主义世界秩序的承诺。从很多方面来看,特朗普政府正在把美国带回到一战后——摆脱与欧洲的复杂联盟,更加依赖商业,对国家利益进行更清晰、也更狭窄的重新定义(主要是创造就业和让国家远离战争)。

与此同时,随着美国的后退和欧洲重新评估自己在全世界的作用,中国正在为填补全球领导者空白而行动。同时,俄罗斯正在东欧、中东和加勒比地区(委内瑞拉)重新施展自己的强大影响力。虽然唐纳德·特朗普通常被视为制造更加不确定的政治经济图景的主要力量,但推动全球体系变化的力量已经运行了一段时间,这股力量并不仅仅来自美国。英国脱欧是其中一个例子,欧洲很多地方的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政治的动荡本质,也反映了这种变化的性质。

特朗普5月份对欧洲和中东的出访,反映了美国正在回到一战后的不接触思维——远离欧洲的毁灭性冲突、革命起义和经济麻烦,转向商业并与世界保持一定的距离。在沃伦·哈丁1923年突然去世后递补担任美国总统的卡尔文·柯立芝曾说过:“美国人民最大的事就是商业。”从很多方面来看,特朗普总统可能也是这样看待世界的。而事实上,上世纪20年代是美国繁荣的时代。

特朗普在出访欧洲时暗示,伟大的跨大西洋政策协调试验所鼓励的西方统一的时代已经结束了。现在将回到民族国家的实力与利益。毕竟,美国的参与成本一直很高,而欧洲的很多国家没有履行对维持强大的军事建制的承诺。从美国在过去几十年里对很多欧洲战略利益地区(例如塞尔维亚、利比亚和马里)的参与可以看出,这种转变越来越明显。与此同时,一些欧洲大型经济体对美国保持了高额贸易顺差。

在5月份举行的“困难的”七国集团峰会后,德国总理默克尔承认,地缘政治图景正在发生变化。她说:“德国可以完全依赖他人的时代在一定程度上已经结束。我在过去这几天里感受到了这一点。我们欧洲人真的必须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默克尔的表态虽然可以被理解为出于竞选需要对国内民众作秀,但她的观点反映了欧洲与美国关系恶化的本质。同时,新当选的更具活力的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让她的立场更加坚定。马克龙希望重振欧盟,让欧盟变得更加高效。

特朗普回国后,推动美国进一步脱离国际协议,他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的举动,在很多人看来,无异于华盛顿拒绝加入威尔逊倡导的国际联盟。特朗普说:“巴黎气候协定只是华盛顿加入的那些对美国不利的协议中最近的一个例子,这些协议只对其他国家有利,让美国工人……和纳税人来承担失业、低工资、工厂关闭和经济生产大幅下滑这样的后果。”

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如今已经成为在全世界展开的游戏。这对全球经济和市场具有双重意义。首先,全球政治体系正在变得多极化,在历史上,这往往意味着更加不稳定。从中东的多个战场(叙利亚、利比亚和也门的内战)到朝鲜核与导弹计划,再到南海,“大国”参与的任何事情,都有可能成为潜在的冲突爆发点。

美国支持的减少、俄罗斯在东方更积极地行动、中国在东欧新建立的存在(投资基础设施),以及激进的伊斯兰恐怖主义,使欧洲成为地缘政治热点区域。欧洲还面临内部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兴起的问题,这反映了社会对个人安全和政府福利减少的担忧。

在很多新兴市场国家,摆脱全球化导致政治制度向着强人政治方向发展,这些强人往往承诺法律与秩序以及经济扩张。印度、菲律宾和土耳其都是这种情况。

中国和俄罗斯都在更积极地确定自己的势力范围,这导致它们与欧洲、美国、日本和一些小国的摩擦。

第二个因素是,政治让经济决策环境变得越来越复杂。这是因为必须与更多复杂的外部变量和内部分歧作斗争,这些分歧反映了政治制度无能的一面,即难以应对技术带来的破坏性影响和国民经济的赢家与输家之间更鲜明的对立。

经济决策受政治的干扰在美国比在任何其他国家都更明显。在民主党的奥巴马政府执政8年后,共和党在白宫和参众两院占据绝对优势。共和党在经济增长和就业方面的日程,本应通过立法程序快速推进。的确,对新政府将通过税改、撤销《平价医疗法》、金融去监管、财政刺激和基础设施投资来实现自己日程的预期,使金融市场从去年11月至今,经历了“特朗普冲击”。但事实并非如此。

特朗普让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正式通知加拿大和墨西哥重新协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并任命最高法院大法官,然而,白宫的其他日程却在国会受阻,而且最大的问题来自共和党内部。与此同时,一桩接一桩的“丑闻”(解雇科米、俄罗斯问题、总统及其家族的潜在利益冲突),导致白宫在经济决策上分心,并引发了一定程度的内讧。

北京、布鲁塞尔、巴黎、柏林、伦敦和东京的领导人也面临着很多同样的问题。这一切所引出的重要问题是,美国在特朗普领导下,会在多大程度上放弃世界事务的领导地位。每一次大国的后退,都会给其他国家提供机会。有一种说法是,大自然讨厌真空,在国际关系上也可以这么说——多极体系更容易引发不稳定。(编译/王栋栋)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美航母进南海进行战机升空训练。

(2017-06-27 00:16:01)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精品推荐

参考快评

排行榜

  1. 1公安部放出“大招”:身份证将迎大变革 关乎
  2. 2美媒文章:中国经济表现令美国相形失色
  3. 3出海记|港媒:中国中铁中标四个海外重大工程
  4. 4中国引进乌克兰军工漫谈:技术和人才比大运和
  5. 5英媒:中国在多领域将美国甩在后面
  6. 6迎头一棒!印媒忆述中国首次核试验如何“震动
  7. 7惨烈堪比列宁格勒!叙军精兵悍将坚守孤城4载
  8. 8军情锐评:乌克兰航发在中国开花结果 天骄模
  9. 9英媒称中国将引领全球科技变革:“新四大发明
  10. 10郑永年:中国共产党人事选拔制度成熟高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