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参考消息

美媒:即使败选 特朗普影响仍在

2016-11-01 14:48: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贾元熙

核心提示:导致特朗普效应出现的罪魁祸首是社交媒体,甚至在特朗普参选之前,脸书和推特等网站就推动美国政治言论日益尖刻化。即使特朗普本人败选,这种效应也不会消失,它将会长期影响美国人包括影视创作、流行文化和民众心理等在内的方方面面

参考消息网11月1日报道 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10月22日发表题为《唐纳德·特朗普的长期影响是什么?》的文章称,即使输了,唐纳德·特朗普也不会消失。但是,此人及其过去16个月来激发的政治现象已经构成了一个棘手的鸡与蛋孰先孰后的问题:是特朗普改变了美国,还是特朗普只不过反映了美国已发生的变化?

文章称,特朗普一路冲击,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直到今年秋天,他也许堪称娱乐与政治的终极结合——粗俗、然而却充满魅力的新表演,似乎改变了政治语言,加剧了已然两极分化的国家分裂。但是,这究竟是一个仅仅与特朗普夸张的个性和火辣的言辞相关的非凡时刻,还是他已经给美国文化注入了对抗与怒火的新病毒呢?

娱乐时间电视公司总裁戴维·内文斯说:“无论输赢,特朗普效应都将在大选之后的很长时间内留存。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在很多方面是对外界认为操控大众文化的精英们的非难。那些觉得被遗弃、被忽视的人现在有了捍卫者——尽管他实际上是一位纽约大亨。”

不论是仰慕还是痛恨,很多美国人对特朗普着迷。而这种迷恋正助长未来旨在娱乐和挑战公众的新一轮行动。

社交媒体让言辞更刻薄

文章称,特朗普授予美国人公开表达种族主义或极其尖刻讥讽的特权了吗?哥伦比亚大学研究公共言论的教授约翰·麦克沃特说:“这看起来是貌似合理的解释,但我认为真正的变化是2009年的脸书网站和推特网站。特朗普只是一个表现出来的症状。”

尽管冒犯的语言和侮辱少数族裔的说法在特朗普的竞选活动中已成家常便饭,然而麦克沃特仍然认为真正的罪魁祸首是社交媒体。麦克沃特说,2007年至2009年,脸书和推特成了很多美国人的日常交流基础,“各种交流都发生了革命”,因而推动政治言论朝着更加尖刻的方向发展。

如此看来,特朗普效应并不仅限于他本人,而是早在特朗普参选之前,导致这个国家更趋刻薄、对抗与分裂的强大迅捷的技术变革所激发的经济和社会力量,就产生了顺理成章、几乎不可避免的这个结果。

纵观美国历史,特朗普所代表的民粹主义以及令无数美国人渴望出现他这样一位人物的社会压力经常出现。此前爆发的民粹主义往往持续不到十年,经济发展、战争和政治改革缓解了人们的不安全感,热度也就逐渐消退。

一些历史学家认为,特朗普的支持者中显而易见的挫折和愤恨感可以追根溯源到20世纪90年代帕特·布坎南和罗斯·佩罗的异军突起。另外一些人认为,特朗普的成功是世界在这场超越政治、改变了美国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以及无数人工作生活方式的技术革命中迷失了方向,找错了位置。

影视剧反映“特朗普时代”

文章称,在影视作品及剧院,节目编排已经开始反映出特朗普的影响。内文斯说,“如果不是特朗普,(娱乐时间电视公司的电视剧《亿万》)永远也不会流行。两年前,我不会播放这个剧目。但是,有了特朗普这个参加总统竞选的亿万富翁,我们要面对各种问题:当我们的抱负和我们对财富与生意的仰慕,与我们对名人侥幸成功感到愤怒时所产生的冲突。”

内文斯说,当编写下一季政治惊悚片《国土安全》的编剧们思考“如何反映特朗普时代”时,他们会一如既往地寻找“能在电视上大获成功的优势,获胜的法宝在不断变化,与其说靠两性关系,不如说靠破坏性和危险程度”。特朗普的竞选活动把这条原则推向了更粗野、更愤怒的方向。

美国老年人堪称我们最伟大的财产,他们正引导美国经济朝着新的方向发展。

纪录片电影制作人卡特勒说,特朗普并非突然出现的。出现他这样的人物——富有感召力、善于同媒体打交道、提出“相信我”的解决办法、深受各种指责——是必然的。卡特勒说:“特朗普的出现是各种因素叠加后的必然结果——无孔不入的电视力量、社交媒体趋于成熟,还有(他自己这种)世界头号骗子。特朗普主义不会消失。即使他只赢得37%的选票,那也是好几千万人。某种意义上,对特朗普来说,输了甚至更好,因为他的政策永远也不需要检验了。”

如果特朗普输了,他可以指责体制受到了非法操纵——受选举机构、媒体、党派控制,就像他现在连续几周来所指责的。这将为特朗普或未来的继任者敞开大门,可以领导心怀不满的美国人开展一场反对两大主要政党及其精英支持者的运动。

但是,特朗普之后会不会出现反抗衰竭,因而更加难以开展一场持久的反抗运动?接受本文采访的人无一认为特朗普或其追随者大选失败后会彻底消失,但是也有人怀疑很多美国人可能希望会有下一场战斗来逃避现实。

民调一再显示人们对今年的选举普遍不满——特朗普和希拉里·克林顿是现代历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总统候选人,这是多年来愈发乖戾的民族精神的一部分。

将投下大面积心理阴影

共和党长期顾问弗兰克·伦茨说,一年来,对很多美国人来说,特朗普直率而挑衅的言谈已从粗暴无礼变成了几乎稀松平常。

伦茨说:“一开始,人们被他唐突无礼的言论吓坏了。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开始欣赏和接受了。”

伦茨认为没有迹象显示这种比较粗放的言辞会是昙花一现。他说:“语言越粗俗,它就会越来越粗俗。我们不会走回头路。我们不会突然变得文明,互相友善。”

伦茨发现越来越多的父母告诉他,他们的孩子在学校开始使用特朗普式的污言秽语。全国各地的老师也报告称,不仅模仿特朗普式侮辱的学生数量在令人担忧地增加,而且移民儿童也愈发担忧被驱逐的威胁,即使他们是合法美国居民。

美国主要的教师联合会都在收集相关报告,以证明学校和班级出现的特朗普关于少数族裔和妇女的言论所造成的影响。

担忧不仅限于儿童。精神病专家和咨询人员说两个政治派别的人都在失眠,说他们对大选之后感到担忧。

当一名患者最近抱怨他因为担心特朗普当上总统后可能开始一场核战争而睡不着觉时,华盛顿的精神病专家伯纳德·维托内将此人列入了一份越来越长的名单,“他们的主要焦虑就是特朗普之虑”。这种紧张的神经反映了特朗普政治崛起前存在的信任缺失。

在大多数流行文化中,社会变迁长期超前于从街头汲取灵感的艺术创作。编剧、小说家和歌曲作者说当特朗普激发的作品开始出现时,他们很可能专注于这样一种感觉:“人们现在沉溺于自己的世界之中。我们在社交媒体上互相之间已经变得恐怖。”因此很多新作品可能忧郁而悲伤。

对很多人来说,特朗普的长期影响直接与他今年占据新闻媒体有关。讽刺剧作家道格·麦格拉思说:“特朗普带来的令人沮丧而又非常危险的变化是:媒体把播报时间都给他了。除了琢磨‘能找到他来上节目吗’,似乎没别的。”正如麦格拉思所言,甚至在特朗普到来之前,有线电视新闻就已经从传统报道变成“主要是人们互相对着大喊大叫”了。

现在,特朗普加剧了文化的粗俗一面。麦格拉思说:“在特朗普身上,我们看到候选人自己拿自己的性器官大小开玩笑,或是对女性出言不逊。他已经忘掉了说话方式很重要这回事儿……以及还有太过分这回事儿。对于后来者,如果有谁效仿,似乎也不那么令人震惊,因为媒体已经详细进行了报道(大多数报道毫不震惊或毫无怨言),我们这些人虽然不满、但仍然继续当看客,大家对此已经接受了。”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精品推荐

排行榜

  1. 1外媒称俄在叙部署“全球最强”狙击枪:重创IS
  2. 2外媒:杜特尔特反对他国插手南海事务
  3. 3美富翁自制科幻隐形战舰:军方拒买 出口被禁(
  4. 4美国记者提出MH370失踪惊人新理论:机长如厕酿
  5. 5兔死狐悲!俄外长称卡扎菲死后很多国家考虑拥
  6. 6外媒:美准备与中国一战 或致灾难性后果
  7. 7杜特尔特再爆反美言论 美罕见摆出强硬姿态
  8. 8日本“弃老憎老”社会现象恶化
  9. 9日媒看神11:中国巩固航天大国地位 与欧美划清
  10. 10外媒关注中国量子雷达:隐身战机将无所遁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