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参考消息

外媒称"土豪"爱炫富并非如此不堪:是文明的标识

2016-04-19 11:12: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作者:读书时间 责任编辑:杨宁昱

核心提示:炫耀性消费不是市场资本主义的产物,它是文明的标识。

参考消息网4月19日报道 美国《华尔街日报》4月2日刊登题为《零售疗法的漫长历史》一文。文章称,炫耀性消费不是市场资本主义的产物,它是文明的标识。

《物的帝国》详细讲述了人类的物欲。这本书有点像弗兰克·特伦特曼在其鸿篇巨制中用几百页篇幅描写的20世纪初百货商店中的一家。这种商店什么都卖,在当时被比作博物馆,它们似乎把所有物品都陈列了出来。

特伦特曼的笔下同样无所不包。他的书里有16世纪的银叉子,是佛罗伦萨商人在欧洲最早的城市文化中收集到的;有18世纪的印度产东方棉布,由于这种棉布变得太流行,欧洲织布厂将其查禁;有19世纪的抽水马桶,它对英国曼彻斯特的排污系统来说过于先进了;有21世纪的智能手机,2009年有31%的美国用户和仅仅8%的意大利用户用它收发电子邮件。

该书还记载了丰富多彩的事实,涵盖各大洲、各时代、各语言。在1500年的英国,实际工资是1300年的三倍,原因是黑死病(1348-1349年)夺走了三分之一以上劳动人口的性命。1750年,非洲国家达荷美(贝宁旧称——本网注)的国王通过卖奴隶赚了25万英镑(相当于今天的4500万英镑)。在19世纪末的欧洲,食品价格下跌,但水变得更贵了。1954年,只有7%到8%的法国家庭拥有冰箱或洗衣机。1966年,只有5%的德国男人每天换内衣。20世纪末,纽约人的财富是世纪初的八倍,但其家庭垃圾的重量略减。

挑战消费研究传统看法

如果说这一切有点让人眼花缭乱,那就对了。《物的帝国》列出的事实涉及奴隶经济、西方商贸的发展、城市公用事业网络的形成、二战之后几十年里日新月异的经济变化、消费层面的变化及其影响。在伦敦大学伯克贝克学院讲授历史的特伦特曼是“消费研究”方面的权威,他想动摇这个领域的普遍看法。

该书的前半部分按时间顺序记述了消费主义的历史,穿插着诸多案例,比如16世纪意大利北部和20世纪亚洲的历史。后半部分的章节循着一个个问题探讨不同主题,包括信贷理念、良知消费、居家用品采购和资本主义对宗教的影响。特伦特曼始终给人以包罗万象之感,似乎刻意避免可能会要探究根本原则的概念体系。

该书的凝聚力在于其挑战和异见精神。关于现在所说的“物质文化”的早期研究、比如费尔南·布罗代尔的《日常生活的结构》(1982年)(法国历史学家费尔南·布罗代尔三卷本巨著《15至18世纪的物质文明、经济和资本主义》中的第一卷——本网注)执著于一种新的历史形式,缜密地关注家庭用品和经济品而无视重大的历史和政治事件。特伦特曼认为,这种受到局限的视角在消费研究学科中变得司空见惯,导致了很多根本站不住脚的推论。此外,他表示,对消费者群体的定义太狭隘,仅着眼于私人采购而忽略了公共支出等领域,而在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公共支出如今是GDP的20%以上——“人类历史上以往任何一个时期都无法与之匹敌”。

因此,特伦特曼摆出的种种事实和点评都伴有辩论火花。你觉得疯狂采购是现代化和西方资本独有的特征吗?请三思:特伦特曼在第一章的开头援引了一位60岁的编年史者在1808年感叹他周围的世界变化太快。有钱人四处炫耀高档怀表,普通百姓追时尚、养宠物。但特伦特曼告诉我们,这位编年史者“写作时不是在巴黎或伦敦,而是在(中国的)扬州”。

那么,索尔斯坦·维布伦在1899年定义的“炫耀性消费”问题呢?它难道不是现代消费主义的特征吗?特伦特曼说:根本不是。16世纪70年代,一位中国观察人士抱怨说,年轻公子哥儿们觉得真丝绡还不够好,为求时尚而追捧苏绣。在15世纪的佛罗伦萨,奢侈品攀比之风盛行,天主教多明我会修道士吉罗拉莫·萨沃纳罗拉点燃著名的“虚荣的篝火”,将乐器、书籍、装饰毯等付之一炬——从而阐述了另外一种消费理念。在16世纪的威尼斯,元老院通过了一些法规来抵制摆阔:1512年的一项法律规定新婚贺礼不得超过六把叉子、六把汤匙,并禁用镀金的镜子;1562年的一项法律限制宴会上的甜品数量。事实上,特伦特曼注意到,纵览欧洲各地,对消费进行监管的节约法令与物质丰富程度的增长如影随形。

从更为漫长的时间角度看问题能改变人们对问题的理解,从广袤的地理角度看问题亦然。特伦特曼不仅调研了西方也调研了非洲奴隶贸易对经济的影响。他指出,帝国时期前的非洲恐怕并非不受物质主义浸染的“传统”社会。在18世纪,西非的进口额上升了九倍。非洲各地区形成了各自特有的时尚和布料偏好。奴隶贸易在1807年终结后,非洲棕榈油和树胶制品等土特产的出口量大增。特伦特曼写道:“非洲人不需要帝国主子教他们怎样成为消费者。”

“进步世界观”错误百出

随着特伦特曼破除种种传闻和误解,他的用意渐渐变得明晰。他在书的开头表示:“现如今,消费成为两大对立阵营激辩的焦点,双方从道德高度相互攻击。”一方是“进步的社会民主批评人士,他们抨击购物、广告、品牌宣传和低息信贷的巨大力量把积极主动、道德高尚的公民变成消极被动、百无聊赖的消费者”;另一方是“消费的提倡者,主要是传统的开明人士,他们珍视选择自由,视之为民主和繁荣的基础”。特伦特曼坚称,他不打算“裁决一场道德争论”,也不打算断定消费是好事还是坏事。他说,他更愿意查考过去五个世纪里消费的过程和演变。

尽管如此,他似乎对进步观的批评意味较浓,部分原因是它塑造了当代理念——而且错误百出。他指出,进步世界观的起源悠远而复杂。柏拉图曾阐述奢侈品会导致一座城市的道德腐化和实际瓦解。在基督教使徒保罗看来,贪婪是“万恶之源”。但丁把放高利贷的人打进第七层地狱。

在现代,特伦特曼觉得卢梭的浪漫主义包含了类似思想,卢梭认为“对物质的渴望把自由人变成奴隶”。他说,一个世纪以后,马克思等人更进了一步,提出资本主义和现代工业改变了人们与物品发生联系的方式;物品变得纯粹由其经济价值来定义。其他意义和重要性都被这种“现代拜物教”掩盖。按照这个观点,其结果是“幻灭、不平等和冲突”以及受物欲操纵所产生的消费文化。

特伦特曼说,上世纪50年代,这个看法得到广泛认可,在很大程度上是通过一系列书作:戴维·里斯曼(又译大卫·理斯曼——本网注)的《孤独的人群》(1950年),万斯·帕卡德的《隐形说客》(1957年),还有最重要的一本——约翰·肯尼思·加尔布雷思的《丰裕社会》(1958年)。特伦特曼说,加尔布雷思认为美国社会“鼓动人们不断增加消费来维持生产引擎的运转,全然不顾公共福利、环境和他们自己的幸福”。加尔布雷思提醒警惕节俭风气终结而“私人生活奢华、公共空间邋遢”现象即将出现。

特伦特曼对此并不赞同,当然也不认同物品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变成了拜物教的经济人工制品,事实上它们有着更广泛的重要意义:想想收藏家们的劳动和博物馆的发展就明白了。特伦特曼认为,虽然加尔布雷思的观点不乏敏锐的论断,但他的分析大多是完全错误的。美国人在战后年代的储蓄有增无减:1957年的个人储蓄率高达10%。此外,公共支出随着财富的增加而上升,并没有按照加尔布雷思所阐述的模式那样下降。

消费未必导致社会堕落

《物的帝国》决非系统的反驳,但特伦特曼自始至终的策略就是陈述大量的细节,让人们至少相信有很多关于消费的想法需要检讨。消费文化真的助长了消极被动、促使手艺和技能被抛弃吗?那如何解释男人在1945年干家务和修理东西所花的时间是在1900年时的大约两倍?很大数额的开支花在了家庭工艺和新技能上面。但信贷成瘾难道不是我们这个时代特有的问题吗?前提是你忽略在1700年的英国每两个户主当中就有一个在去世时留下欠债;1925年,利物浦有1380名登记在册的放贷人。宗教呢?世俗主义日益盛行难道不是消费不断扩大的直接后果吗?特伦特曼认为未必:如今的中东欧“不仅在物质上比共产党执政时要富有”,而且“拥有更多的基督教信徒”。他写道,宗教“饱含物的气息”。

资本主义必定不道德吗?绝非如此:在特伦特曼看来,它长期以来一直伴随着“使经济合乎道德”的努力——有选择地采购或开展抵制活动来促成特定结果。这种冲动的最新表现是“良知消费”,就像公平贸易运动要求产品“让消费者确信远方发展中国家的生产商为其辛苦劳作获得公正的交易”。但这个章节或许是全书最含糊的部分,因为人们根本没明白“公平性”如何评估以及这个运动产生了哪些效果。

该书洋洋洒洒,但无意做出定论。《物的帝国》晦涩深奥,有时令人困惑,但几乎始终发人深省。到最后,公认的看法被驳得体无完肤,但我们根本拿不准应当代之以什么样的观点。但在消费研究这个学术领域,那正是别有韵味的新颖之处,就像浏览商店橱窗里的商品却只看不买。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片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精品推荐

排行榜

  1. 1女主播穿紧身裤播天气预报 重点部位"走光"(图
  2. 2俄媒解读中国3款陆基核导弹系统:对美威慑增
  3. 3外媒:布鲁塞尔爆炸 至少34人死170人受伤
  4. 4美媒曝中美战舰在南海相遇细节:带着导弹寒暄
  5. 5美媒:缅甸一支华人集体入籍 欲弃汉族改缅族
  6. 6网曝福建新娘超豪华嫁妆 床上铺成堆现金砖(图
  7. 7朝鲜开展“粮食节省运动”
  8. 8日媒称中国油田大幅停产:采油机如"墓碑"般矗
  9. 9女子6年被性侵300次 曾被恐吓"全家一起陪葬"
  10. 10两城正式实行2.5天休假 机关事业单位先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