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参考消息
中国搜索
滚动新闻

外媒:中东危机何以愈演愈烈

2015-03-31 11:30:30 来源:参考消息网 作者:中东烽火 责任编辑:雷璟

核心提示:在“伊斯兰国”组织控制的广大地区,一种不受国家控制的“恐怖主义经济”现已立足。

参考消息网3月31日报道 外媒称,今年以来,伊斯兰极端组织杀害日本人的事件不断发生。1月,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杀害日本人质;3月,3名日本游客在突尼斯恐怖袭击事件中丧生。

美政策失误是乱局根源

据日本《读卖新闻》3月30日报道,在2011年“阿拉伯之春”之后,突尼斯走上了民主化道路。2011年,国际恐怖组织“基地”头目本·拉丹被美军特种部队击毙,对反恐战争取得胜利的乐观论调高涨。同年7月,时任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夸口说:“现在处于可以从战略上打倒‘基地’组织的阶段。”

然而,2014年形势急转直下,伊斯兰极端组织将势力范围从伊拉克、叙利亚扩大到了利比亚、也门等国。如今,突尼斯担负着实现经济复苏重任的旅游业受到冲击,局势趋于不稳定。

文章称,实际上,在击毙本·拉丹之后,美国政府多次遭受了惨痛的失败。美国报纸对政府的政策失败进行了分析。

奥巴马总统2012年在“即将击溃‘基地’组织”前提下竞选总统,结果击败对手胜出。但是,美国新闻记者赫兹指出:“事实相反。”

美军特种部队从本·拉丹隐居处获得了大量情报。由国防部情报局(DIA)和中央军司令部少数人组成的小组对10个硬盘和1100多个优盘的情报进行分析后得知,“基地”组织势力已经扩大了近一倍。本·拉丹认为“阿拉伯之春”是扩大激进思想“前所未有的良机”。然而,谋求实现连任的奥巴马政权却终止了这项分析工作。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珀去年首次承认情报分析工作的失败。他说:“低估了‘伊斯兰国’。”

此外,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3月9日对美国布鲁金斯研究所的研究成果进行了报道,指出:“美国外交政策三次帮助了‘伊斯兰国’的建立。”

布鲁金斯学会对2001年的阿富汗战争、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以及击毙本·拉丹后巴格达迪宣布建立“伊斯兰国”的经过进行了研究。

研究结果是,在阿富汗战争之前,“基地”组织曾考虑将未来的阿富汗建成哈里发制度国家。但在爆发伊拉克战争后,“基地”组织将地点改成了伊拉克。此外,由于“伊斯兰国”的出现,“激进势力的圣战主义权威出现了空白”,结果巴格达迪自称是“哈里发”,是穆罕默德接班人,因此吸引了世界各地的年轻人。

现在,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登普西预测,打击“伊斯兰国”的战斗可能需要三四年时间。一名前美国中央情报局高官说:“这场战斗将持续到子孙后代。”

文章称,为了揭开“伊斯兰国”这个极端组织的谜团,美国中央司令部特种部队破例将经营学教授等外部专家聘为非正式智囊。但是,目前还没有寻找到答案。如果不能挽回奥巴马总统的政策失误,那么就要让军人承担起责任。

重建地区秩序刻不容缓

瑞士《新苏黎世报》网站3月28日报道,所谓的“伊斯兰国”组织在中东的崛起代表着伊斯兰恐怖主义的演变,但也代表着一股越来越重要的动力:这一地区数十年来的秩序面临崩溃。不仅国家之间争夺影响力;国家作为结构要素的理念也发生动摇。这可能造成严重后果,但也为长期和平解决方案铺平了道路。

2011年在两方面看上去像是决定命运的年份。一方面,当时最后一批美国部队撤离伊拉克,艰难获得的稳定开始慢慢崩溃。什叶派主导的巴格达政府在生存上已经依赖伊朗,逊尼派民众感觉日益被边缘化。“伊斯兰国”组织为自身的回归铺平了道路。

另一方面,叙利亚的残酷内战开始了。现在几乎所有邻国都参与了战争。同时国家与非国家行为体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如果没有伊朗士兵和黎巴嫩真主党的帮助,巴沙尔政权几乎难以抵抗。救国阵线和“伊斯兰国”组织的伊斯兰主义军队既针对巴沙尔和其他敌对力量,又针对其他反对派。

文章称,叙利亚和伊拉克在2015年是唯一的跨边境战争的战场,这场战争具有许多无法一目了然的阵线、行为体和作战目标。用“叙拉克”来指代战争地区有助于理解中东形势。在“叙拉克”地区,“伊斯兰国”组织在2014年7月大肆通过媒体宣扬哈里发即位。这位哈里发明确代表着对现有秩序的挑战。但挑战远远超出“伊斯兰国”组织的范围。

此外还有经济利益这个普遍的问题。在“伊斯兰国”组织控制的广大地区,一种不受国家控制的“恐怖主义经济”现已立足。“伊斯兰国”组织,越来越像是从动荡中获取利益的按照私人经济模式行动的战争企业。中东的国界和国家权力因此被削弱。今天这一地区的秩序本质上还一直基于殖民地时期的遗产,很多人痛苦地意识到这一点,这也肯定赋予了“伊斯兰国”组织等主张修正的力量以合法性。一方面,这一地区还一直存在的许多和平秩序的基础随着国家体系四分五裂了。另一方面,国际政治很少允许真空地带:不只是“伊斯兰国”组织,其他团体也会力求利用国家的虚弱。因此,有可能出现长达多年的动荡期。

文章认为,急需做的首先是将所有邻国都纳入进来。伊朗迄今在很大程度上被隔绝在和平努力之外。但这个伊斯兰共和国恰恰是最重要的一方。只有当伊朗、沙特阿拉伯和土耳其之间的利益达成一致的时候,和平才是可以设想的。而西方的利益,也包括美国的利益是最后要考虑的。

毕竟,重建地区秩序必须是解决方案的基础。核心是所有重要冲突方的共同利益。在现有状态下,伊拉克和叙利亚或将继续作为具有有效边界的勉强能正常运转的国家存在下去,目的是防止“伊斯兰国”组织等修正力量取得成功。

长期来看,“伊斯兰国”组织的成功因此会有助于为一个至少是有限稳定的秩序创造基础。但这也要求西方承认自身影响力的局限,并准备接受与自身设想相距甚远的解决方案。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伊拉克什叶派士兵驻守在从“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手中夺回的阿迈尔镇的一处检查站(路透社)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更多境外媒体报道,请见《参考消息》官方网站首页。网址 www.cankaoxiaoxi.com >>

新闻热搜榜

来源:百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