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参考消息

中国搜索
滚动新闻

美媒:如何获得更高主权信用评级?

2015-01-29 14:50:23 来源:参考消息网 作者:债务危机 责任编辑:杨宁昱

核心提示:一个良好的信用评级的潜在优点众所周知:以更好的条件借到钱的能力。

参考消息网1月29日报道 美国《外交》杂志网站1月21日刊登题为《评级大博弈》一文。作者为英国诺丁汉大学副教授戴维·詹姆斯·吉尔、英国巴斯大学副教授迈克尔·约翰·吉尔。文章称,对于当下正在发生资金短缺的国家来说,信用为王。主权信用评级,或者说对于一个国家违约风险的独立评价,通常有助于对信用进行评估。

一个良好的信用评级的潜在优点众所周知:以更好的条件借到钱的能力。而一个糟糕的评级,无疑意味着较小的信贷和较大的代价。但是,获得最高评级的路径却不是那么清晰。经济学家和政治经济学家耗时数十年试图了解政府如何能够获得更好的主权信用评级,研究主要集中于一系列经济指数,例如一个国家的人均GDP(国内生产总值)水平、实际GDP增长率和违约史等等。但是,这些指数本身并非完整的指南。“三大”信用评级机构——惠誉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标准普尔评级公司和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不仅仅依据定量因素,正因为如此,它们对于同样数据的结论有时大相径庭。

文章称,随着新的评级机构现在如雨后春笋一般涌现,了解游戏规则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主权评级分歧很常见

评级机构的批评者们常常列举标准普尔公司2011年将美国从3A级(其最高级别)降至AA+(其次高级别)的案例。降级发生后,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在《纽约时报》撰文称:这家机构“不过是在编造事实而已”。

此举的确出人意料:70年以来第一次,全球最大的评级机构断言全球最强大的国家不再是一个无风险的借款方。但是,惠誉和穆迪并不赞同这一点。这两家公司显然认为没有什么理由值得恐慌。它们或许是正确的。在之后的数个季度里,美国国债收益率仍然相当稳定,而且继续达到历史新低。

这一案例并非偶然,即使是传统上拥有最高评级的国家也是如此。这几家最大的评级机构最近围绕奥地利、芬兰、新西兰和英国的信用产生了分歧。定性判断——无论是对于政治不确定性还是一个国家看起来是否愿意还款——常常有助于解释这样的差异。类似分歧也常常出现在这些机构的评级委员会的秘密会议上,发生在主管与分析师之间。正如穆迪前常务董事戴维·利维所说:“想象一下一大群人彼此争得面红耳赤的样子。有时候的确会达到这种程度。这些会议通常都非常激烈,常常伴随着巨大的分歧。每一次的最终决定都是通过投票然后采纳多数人支持的观点。”

了解到这一点,高级政府官员常常竭尽全力避免降级。例如,2011年在国会围绕法定举债上限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政治斗争之后,据报道时任美国财政部长蒂莫西·盖特纳试图说服标准普尔美国是一个3A级的借贷方。但是盖特纳的申诉并未成功。

类似努力之所以失败,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官员们并没有利用政府的最大优势控制信息的传播,而这一点通常处于较低的水平之上。总而言之,评级机构严重依赖其所评价的国家来获得原始数据。因此政府选择分享什么——以及如何呈现——能够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

政府可控制信息传播

尽管看上去似乎很有趣,评级机构总是严重依靠开放信息和政府愿意分享的信息。以英国为例。1976年,英国政府陷入了经济困境,因此要求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获得经济援助,并且决定在1978年在纽约发行债券。在此之前,记录显示,伦敦决定与评级机构展开谈判,而后者已经数十年没有对伦敦的信誉进行评估。

从一开始,伦敦就决定严格控制对于信用评级机构的信息传播。为了这一目的,英格兰银行和英国财政部与美国的摩根士丹利投资银行一起出具了一份报告,从理论上为这些机构提供了一份对于国民经济广泛而全面的调查。尽管报告援引了准确的数据,官员们着力强调了英国的实力,强调其致力于增加收入,减少通胀,并且从最近在北海发现的油田储备中获益。而且,报告淡化了对于经济的疑虑。对与工会的紧张关系只是轻描淡写,同样一带而过的还有一些负债,例如政府在一战期间欠美国债务的违约细节。

正如最近披露的英国政府文件显示,官员们同心协力,尽其所能讲述了一个“好故事”——既限制了关于债务的信息,同时也避免了因为“隐瞒材料信息”而承担法律风险。

英国政府还努力通过一系列评级机构官员的到访来管理印象。政府官员进行了介绍,并且举行了一对一的单独会谈。正如一份内部资料所总结的:“自信、专业和个人承诺……尽管没有直接帮助,却能产生重大影响……在这些会谈中(评级机构的)目的是决定该相信哪些。”

穆迪很快作出3A级评价,但是标准普尔作出最终决定的时间有所推迟。标准普尔作出了同样的评判,但是也建议说,英国并非是最高评级的一个“清晰明了”的案例。如果英国真的不是一个“清晰明了”的案例,那么英国在审核过程中影响信用评级分析师的努力的确产生了影响。

金砖国家带来新挑战

尽管距离英国的第一次当代主权信用评级已经过去了近四十年,这些机构今天仍在以类似的方式工作。当然,这一行业已经变得更加专业和注重数据,政府与评级分析师之间的交流也更加频繁。但是这些机构仍然必须作出主观判断。2004年希腊掩盖其赤字水平以确保能够获准进入欧元区的报道令所有的大型评级机构震惊。但是,其最终反应却大相径庭。标准普尔公司将希腊降级,但是穆迪对该国的评级却保持不变。

令事情更复杂的是,一些国家设立了或者正在设立其自己的全球评级机构,每一家机构对于构成信用的因素可能都将采用定性假设。例如,俄罗斯和中国已经开始运作自己的评级机构,但是现在正在计划展开合作。金砖国家组织也在考虑建立自己的评级机构,一些观察人士认为计划中的俄中评级机构可能会扩大为一个更大型的金砖国家项目。

这些进展预示着“三大”评级机构一统天下的地位可能受到挑战,这可能会带来巨大的变化。中国的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已经对一些国家作出了与“三大”迥异的评级。2013年,大公将美国降至A-级,较之标准普尔公司已经广受争议的AA+评级低了五档。今年早些时候,大公国际将俄罗斯定为A级,因此其认为俄罗斯较之美国的信誉更好。

文章称,主权借贷方暂时还不必担心这些外国竞争者。三家最大的评级机构业务依然繁荣,2013年的收入超过了危机前的水平。大公国际对于美国的降级对国际投资几乎没有影响。但是,在不久的将来,需要到境外借钱的国家或许需要应对新的评级标准。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更多境外媒体报道,请见《参考消息》官方网站首页。网址 www.cankaoxiaoxi.com >>

新闻热搜榜

来源:百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