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

滚动新闻

日媒:东大教授称解禁集体自卫权应以史为鉴

2014-06-18 10:01: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作者:直击东瀛 责任编辑:冯灵逸

核心提示:改善日本的安全保障环境只能通过非战争手段,而不能依靠提高战争能力来实现。

参考消息网6月18日报道 日本《朝日新闻》6月10日发表题为《学习同盟历史 慎重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文章。文章主要内容如下:

思考政治问题,必须以史为鉴。近代日本有三次结盟,二战前是日英同盟,二战期间是日德意同盟,这两次结盟都导致了战争。战后直至今日是日美同盟,即所谓的日美安全保障。今天的集体自卫权讨论应该从历史中吸取怎样的教训?本报为此采访了日本政治外交史专家、东京大学名誉教授三谷太一郎。

日战争观发生巨大变化

问:政府和执政党正在为解禁集体自卫权而展开讨论。从历史的角度,您是如何看这一问题的?

答:我首先想说的是,二战结束已经过去了68年,日本人的战争观与二战结束时相比有了很大改变。过去日本人是从宪法第九条来看待战争的,而今已经发生了变化。

问:刚战败时是怎样一种战争观?

答:在战败的第二年,即1946年,当时最权威的国际法学者、后来担任最高法院院长的东京大学教授横田喜三郎曾在学术杂志上发表过一篇题为《战争革命》的文章。横田教授在文章中指出:“此次战争从根本改变了战争的性质,它给战争本身带来了一场革命。过去的战争一般被认为是合法的,而今一般被认为是违法的,甚至被视为犯罪行为。”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片:2008年8月15日,在日本东京举行的二战战败纪念日活动上,战殁者遗属(右)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用来祭奠的黄菊花。8月15日是日本在二战中宣布无条件投降63周年纪念日。新华社记者任正来摄

这是当时国民的普遍看法。日本国宪法颁布时,我还在上小学。虽然对宪法其他的条文一窍不通,但对放弃战争的第九条却是铭记在心的。日本是战败者,而败者的战争观大体如此。而今日本开始觉得自己是一个“普通国家”,因此在观念上开始接近美国和中国那种“胜者的战争观”。

问:“胜者的战争观”是把行使武力当成是一种政策手段吗?

答:这种观点认为战争是解决国际争端的一种有效手段。不论是执政党还是在野党,现在的战争观都发生了巨大变化。

集体自卫权解禁风险大

问:与冷战时期的1960年相比,现在国际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有人说集体自卫权是同盟的必然选择。

答:二战前和日中战争(即抗日战争)期间,日本经历了两次同盟,即日英同盟和日德意同盟。两次军事同盟有相同之处:第一,都有共同的假想敌国;第二,各国相互承认彼此的势力范围。这种同盟还规定,当第三国参战时,同盟国之间有参战的义务。

日英同盟后来带有了攻守同盟而非防卫同盟的性质。日本因此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对德宣战。日英同盟借助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客观上加快了日本侵占中国的步伐。

问:提到参战义务,很容易联想到现在的集体自卫权问题。日德意三国同盟又造成了怎样的后果呢?

答:三国同盟成立的过程中,最棘手的是假想敌国的问题。具体说就是,是否应把美国当成是假想敌国?日德双方都曾认为应该避免与美国开战。对于已经身陷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德国来说,美国的军事压力是非常可怕的。参与谈判的日本外相松冈洋右认为,如果要维持现状,就免不了要与美国开战。因此,他认为日本唯有结成三国同盟,采取“毅然决然的态度”,才有可能避免战争。当然,他当时也没有把握,认为与美国开战的胜算是一半对一半。

问:结果失败了。

答:军事同盟能够成立的条件之一是有共同的假想敌国,不过,我们应该认识到这当中隐藏的巨大风险:随着局势的发展,假想敌国很可能会转化为“现实中的敌国”。这是三国同盟留下的历史教训。

军事同盟靠的是威慑力,威慑力是伴随着风险的。今天也同样如此。我不知道现在日本政府当局人士是怎么想的,把现在的中国当成“假想敌国”,并且认为应该通过解禁集体自卫权来对其进行威慑,我感到这其中的风险是相当大的。

非战才是日本生存之道

问:提高威慑力也是一把双刃剑,有可能会导致与对方国家关系的紧张。

答:冷战后的世界日趋多极化。苏联解体后,很多人认为美国会填补空白,成为绝对的领导者,但事实出乎人们的预料。G8(八国集团)在接纳了中国和巴西等国之后,演变成了G20(二十国集团)。如果从霸权国家消失这一点来看,现在的世界或许正处于一种G0(零国集团)的状态。在冷战结束已经20多年的今天,建立稳定的国际秩序仍是一项未竟的课题。

问:是什么因素阻碍了国际秩序的建立?

答:历史上任何时代从未像今天这样缺少理念。民族主义是当今世界的潮流,目前还没有一种理念能够超越民族主义。反过来说,一味强调国家利益的短视的民族主义正统治着当今世界,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霸权格局解体后留下的现实。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4月6日,在日本防卫省,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左)与到访的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共同会见记者。新华社记者马平摄

现在的日本有一种很强的倾向,即试图通过强化“日美同盟”来夯实外交基础。这是冷战时期日美安保军事同盟的延续,并不适合于霸权格局解体后形成的多极化的国际政治现实。

问:那么日本需要什么样的外交呢?

答:今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周年,日本可以借鉴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形成的多极化的国际政治。当时正处于过渡时期,英国的霸权解体后,美国主导的国际政治秩序尚未确立。在美国华盛顿举行的国际会议签署了海军裁军等条约,形成了以多边条约为基本框架的华盛顿国际政治体制。这一体制的特点是多国协调、裁军和经济金融上的相互合作。正是当年的日本造成华盛顿体制的崩溃。我们应该学习华盛顿体制的历史经验和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签署多边条约的思路。

我坚信依靠战争来维护国家利益是行不通的,诉诸战争本身就是损害国家利益的。改善日本的安全保障环境只能通过非战争手段,而不能依靠提高战争能力来实现。在这一过程中,独自非战的立场及其信誉才是日本现实主义的生存之道。日本的非战能力决非幻想。这是日本国民吸取了战争的教训,在战后长达68年的时间里塑造起来的现实。无视这一现实,就有违现实主义。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更多境外媒体报道,请见《参考消息》官方网站首页。网址 www.cankaoxiaoxi.com >>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高兴

  • 感人

  • 无聊

  • 搞笑

  • 震惊

  • 愤怒

  • 无奈

  • 害怕

  • 难过

网友评论